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云中赋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云中赋 > 第七章 宁儿

第七章 宁儿

        周景岑站起身来,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可没把他给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一个穿了白袍的人漂浮在河水之中,不知是死是活!这人应该是从河流的上游漂下来的,因为自己的阻挡而停留在了此处。

        “他奶奶的,没想到真的是鬼东西啊!”周景岑嘟囔着骂了一句。

        但是骂归骂,做人最基本的善良还是得保持。既然这“鬼东西”漂到了自己身边,他总不能不管不顾了。万一没死的话,他也算是拯救了一条生命;万一死了,他就找个地方给人家埋了,总好过遗体被水中的鱼儿分食了去。

        周景岑一把捞起“鬼东西”:“嘿,可真沉那!”

        走上岸后,他把怀里的人放在了地上,拍了拍此人的脸叫道:“嘿嘿嘿,醒醒!”

        因为着急着救人,周景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下手的力道很大,那人痛苦地皱起了眉头,双侧脸颊上更是留下了重叠交错的十个红掌印。

        “太好了!你没死啊!”周景岑开心地说道。

        只是那人只是痛苦地呻吟着,却未见半点要醒过来的迹象。周景岑用拇指掐住了此人的人中,大喊道:“嘿嘿嘿,醒醒!别睡了,再睡阎王爷该点你的卯了!”

        那人眼睛未睁,却是脑袋在他的臂弯里面扭动个不停,脸上的表情更是痛苦,而且身上正不停地颤抖着。

        周景岑感觉到了此人的颤抖,连忙将其放平在了地上,道:“也是,在水中泡了那么久,你浑身的衣物都湿透了,肯定很冷。”说完,他就立刻开始帮此人脱衣服。

        撇掉外衫,解去腰带,解开中间那一件衣衫,本来以为里头只剩下一件衣服了,没想到这厮里头居然还有衣服。这可把周景岑给整郁闷了。

        “层层叠叠的,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穿这么多衣服?”因为湿透了的衣服很不好脱,所以周景岑一边帮忙脱着一边抱怨着。

        终于脱完最后一件,本以为即将大功告成的他却发现这厮里面似乎还用一块布把躯体给裹了起来。

        “嘿,这小哥儿怎么跟娘们儿一般?”周景岑刚想伸手去解开这层裹布,突然,他伸出去的手停顿住了。

        不对!

        他的视线从下到上扫描着,这厮身上的、手臂上的皮肤居然如此细腻白皙,脖子上的也是,脸袋上更是雪白中透出一丝淡淡的红晕来,哪有男子会长这么白皙的皮肤?

        以他之前混迹了多年青楼的经验判断,这人可能是女人......

        就在他的目光移到这厮的眼睛时,不巧,这人的眼睛刚好也睁开了。就这样,两人四目相对了。

        糟糕!寻常人家的女子可不比青楼女子那般随便,他们哪怕是和男子牵了手都已经是破了男女大防,更何况现在被自己脱成这样。

        果不其然,一声惊叫从她的喉咙中发出,惹得树上的鸟儿都四下飞散了。

        周景岑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纯情男孩儿,面对女子的尖叫,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他连连后退了几步道:“姑娘,你别误会!我不是什么坏人,你落水了,是我把你救上来的。你一直没有醒过来,我想救你来着,你冷得直哆嗦,所以我想着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况且,你一身男儿装扮。”

        那女子似乎想要拽身边的衣服遮盖一下自己几乎半裸露的身体,但是刚刚醒过来的她很显然力气不是很够,手折腾了半天都没有成功把自己盖上。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考虑盖一下我的衣服,毕竟你的衣服都湿了,盖上去会很冷。”说完,周景岑转身去拿了自己的衣服来一把丢了过去,刚好把姑娘的身子给盖上了。

        姑娘抓着他的衣服,缓了好一会儿,身子才不那么抖了,脑袋也没那么晕了。再过了一会儿,她便披着衣服坐起了身来,望着对面那男子,只见他早就已经穿好了衣服,更确切的是披了一条兽皮在身上。

        “这里是哪里?你又是何人?”姑娘问道。

        这里是哪里?这个问题自己倒从来没有仔细地想过,但是既然人家问了,自己总得给她一个答案。他想了想,便私自给整片密林取了一个名字,道:“这里是不归山,我只是不归山的一位客人。”

        “不归山......”姑娘轻轻地念了念这个名字,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这山的名字可真好听,颇有意境。”

        “多谢!”周景岑朝她作了一个揖,问道:“姑娘接下去打算怎么办?”

        姑娘垂下了眼帘,眼神之中似乎有几丝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但是很快她便笑着抬起脸来问道:“我也可以做不归山的一个客人吗?”

        周景岑答道:“姑娘,我们孤男寡女,对你来说,恐怕不是很方便。”

        姑娘脸上仍是挂着笑容,道:“你救了我,我相信你是个好人。而且,眼下这个情况,我还能去哪里呢?”

        嚯,这是哪家出来的傻大妞?周景岑心想这姑娘幸亏今天是遇见了他,若是碰到某些心思不正的人,恐怕是会落入了魔爪之中,清白难保。

        周景岑清了清嗓子,朝着姑娘作揖道:“幸得姑娘信任,只不过我也只是住在一个简单的山洞之中,不知姑娘?”

        “我不嫌弃!”姑娘倒是抢答得很快,她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刚想挪动脚步的时候,一阵眩晕铺地盖地而来,双腿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她整个人便直直地朝着地面倒去。

        “哎,小心!”周景岑立刻旋移了几个大步子跑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环抱在了自己的胸前。

        姑娘睁开眼来,一双葡萄般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这样亲密的举动瞬间就让她巴掌大的小脸红透了,即刻又低下了头去,难为情地道:“多谢公子。”

        周景岑没所谓地笑了笑,顺势就一把把她抱了起来,道:“眼下看来,姑娘是没办法自己走到山洞中去了。那小子就自作主张了,姑娘也别多想,这是无奈之举,此刻暂且放下男女大防吧。”

        “我叫宁儿。”怀中的姑娘突然自我介绍起来。

        周景岑一手抱着她朝着山洞的方向走去,一手抓着姑娘的湿衣服,没什么心思搭理她,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

        “轮到你了。”宁儿俏皮地说道。

        “我?”

        “对呀,我已经自我介绍完了,现在不该轮到你了吗?”她的脸上还是那副俏皮的样子。

        这个问题来得猝不及防,让这个月一直隐居在“不归山”的周景岑一时之间愣住了。这段时间以来,他似乎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自己的真实名字肯定不能再用了,但是新的名字还从未想过。

        今天也算是一个契机吧。

        他停下来抬头望了望天,黄绿相间的树叶斑驳了照射下来的阳光。不归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这不归山收容了他。

        他笑了笑,平静地答道:“沈重山。”

        说出“沈”这个字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被微微地刺痛了一下。是,为了生存下去,他必须把自己的周姓改掉;至于重山则寓意着重生于不归山的意思。

        “哇,你的名字也很好听!跟这不归山一样好听!”宁儿兴奋地说道。

        沈重山无奈地笑了笑,心想着这还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傻丫头,想必是哪家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逃出府来图个新鲜吧。

        山洞里面

        宁儿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干草堆上,一双葡萄般的大眼睛四处张望着,发现尽管这山洞虽然简陋却一点儿也不脏乱,简单的几样生活用具都安放得井井有条,就连山洞处也被搭了一扇小木门,还真有一种家的温馨感。

        “沈大哥,你过这逍遥神仙般的日子多久了?”宁儿问道。

        正在生火的沈重山怔了怔,想了想后答道:“有段时间了。”为了防止她继续发问,他决定要把反客为主,问道:“你呢?你看上去并不像是常年游走于江湖的女侠客。”

        宁儿调皮地笑了笑道:“现在不是侠客,出来闯荡一番不就是了吗?”

        火轰地一声大了起来,沈重山站起身来拍了拍双手,转过身来打量了一眼眼前这位不知江湖险恶的女孩儿道:“快些睡吧,你的身体刚刚经历了这么的折腾,休息充足了才会恢复过来。”

        宁儿笑着点了点头,侧着身躺了下来。

        沈重山在距离她几尺远的地方铺了一个干草堆,躺了下来。他双手枕在头颈下面,眼睛望着山洞顶,又开始了他的失眠。自从母亲走后,失眠便一直伴随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他隐约听到了身边传来了动静。

        “好冷,好冷......”

        沈重山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准备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给了她。他刚把衣服披到了她的身上,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她裸露的皮肤上,一阵滚烫的感觉瞬间就顺着他的指尖传了上来。

        好烫!

        他赶紧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滚烫无比,糟糕!发热了!

        以前自己发热的时候,母亲总是拿一块冷毛巾盖在自己额头上。幸好,山洞里面储存了一些冷水。

        他榨干了冷布条,学着母亲的样子给眼前的女子盖在了额头上。正当他打算起身走的时候,一只手却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走。”宁儿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