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与我叫阵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与我叫阵 > 第六章 侮辱

第六章 侮辱

        如果要保下自己,肯定是生气地质问那位叫宫一的大汉。但都钧看到大小姐脸上神色平静,再回想刚刚她说话的语气,这分明就不是要保下自己,只是随口一问。

        都钧心头刚刚燃起的希望马上消失。

        “哼!我们几个保他出来已经算仁至义尽了,你看看周围兄弟都伤成什么样?难不成还要哥当他是祖宗?”,站在宫一旁边的大汉也跟着附和。

        都钧一眼就认出来,此人正是一开始集结时故意在他耳边重哼一声的那人。

        但认出来又能怎样,上去理论?还是跟他打一架?保不准下一秒就被他就被打死。

        “哈哈哈,二位大哥这样说一个普通人的,怕不好吧。”

        都钧一听,心头一热,又有人给自己解围?

        但下一秒他就马上冷静下来,这天上掉馅饼的事肯定轮不到他,估计又是诈胡。

        “这样吧!我也不过分,你跪下从我胯下钻过去,钻过去然后叫我声祖宗我就收你为杂役,这样你也有脸赖在这船上了。”说罢,宫三还特意横跨一步,留个位置给都钧钻。

        哈哈哈哈,几个彪形大汉听到,纷纷大笑。

        都钧听到这话顿时脸黑,不过也只能在心中咒骂几句,同时一股悲凉感从心底生出,杂役、侮辱、苟且难道就是他来这个世界的下场吗?

        他愤怒,但愤怒之后只有在心底重重一声长叹。

        让他钻胯是不可能的了,大不了从这里跳下去,一了百了。

        宫四看着都钧,只见都钧听了几句话后仍一动不动垂头而立,像说的不是他一样,再想到刚刚兄弟几个拼死拼活打下的退路被他这样享受,怒气冲冲走过去。

        “混账,大哥几个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今儿爷我好好教教你礼数!”,宫四边说,还边伸手往都钧脑袋上抓。

        都钧听到耳旁呼啸风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也罢,大不了一了百了。

        就在宫四要抓到都钧时,一阵轻风拂过,宫四的手牢牢定在都钧脑袋上空半寸。

        都钧都准备认命了,被抓住之后寻死从这里跳下去,或者真的当个奴隶。可等了好久也没见什么事发生,便抬头一看,发现宫老爷子正一只手钳住宫四手腕,反观宫四脸色涨得通红,明显在用劲抽回,那手却纹丝不动。

        噔!噔!噔!噔!噔!

        宫元正突然松手,宫四被自己的力扯得连连后退五步才稳住身形。

        “宫老爷”,都钧看着松手后转过身面对自己的宫老爷子,恭敬作了个揖。

        宫元正扶了扶他。

        这还是都钧自来时宫银静之后第二次感受到被正常对待,此时的他甚至闪过一丝念头,“要不跟在宫老爷身旁做个奴隶算了。”

        不过这念头一出,马上被他否决,这腰怎么就弯了呢?况且这奴隶可不是自己想做就做,再不济也得被强迫做,自己主动去做那自己算什么东西。

        “这位朋友,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宫元正捋了捋胡须,一改往日严厉和蔼说道。

        都钧满脸疑惑,不知对方是真心还是耍花样,但也不好不接话,只好说道,“在下都钧,先前承蒙宫小姐救命之恩,现在又承宫老爷救命之恩,实在感激不尽。”

        “呵呵,原来是都小友,我看都小友气质不凡,不知可愿意随我们一同走?先前宫一他们说话难听了点,我代他们向你陪不是。”

        “宫老爷!”

        “宫老爷!”

        “唉!”

        宫一等人听到宫元正要给他们赔不是,一肚子火,都在想凭什么要给一个凡人废物赔不是,但这话是宫老爷自己说的,他们又不能不听。

        身处荒郊野外,又人生地不熟,听到收留的话谁不心动?而且这是宫老爷亲自出面留都钧,可比刚刚被羞辱强迫的留下有脸多了。

        可是正因为他人生地不熟,对方态度又突然180度转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答应,万一答应后他们把自己卖了怎么办?

        思前想后,都钧还是决定不跟他们走,他不敢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算真的被扔在下面的森林,他也觉得野兽要比人心好对付,在野兽口中比在他们手中更容易活下去。

        都钧拱了拱手,“宫老爷不但救我性命,还挽留我同行,实在感谢,可惜的是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情要做,恐怕不能随宫老爷一起走,此份恩情只能先记下,来日再报了。”

        哼!一声冷哼传来,不知道又是哪位大汉在表达不满。

        “这样啊,人各有志,无妨无妨,只是这里是南滁山脉,算是游灵大陆数一数二的险山峻岭,其中妖兽多如杂草,你一介凡人,如何才能出得这森林?”

        “这”

        都钧有些为难,但一瞬间马上恍然,宫老爷这是给自己条路走呢!

        他马上双手抱拳,“求宫老爷捎我一程,不用很远,随便把我带到附近有人烟的地方就行,今天多谢的话我已经说得够多了,虽然自不量力,但我还是要说句,但凡以后有用得上的地方,只要不伤天害理,只管开口。”

        “切,还真是自不量力的话”,这又是不知哪里传来的悄悄话。

        “呵呵”,宫元正捋了捋胡子,半响后才回道,“附近不远我倒是记得有个村子。”

        “真的!”都钧欣喜叫道。

        不过宫元正话锋一转,“但是我等正被仇敌追杀,恐怕绕不得路。”

        “这,确实不应该绕路,倘若接下来沿途遇到人烟之地放我下去就好了。”

        “倒不用那么麻烦”,宫元正手腕一翻,手里多出两样东西。

        符纸!都钧心里一惊,隐隐约约猜到什么。

        “我这里有两张神行符,你如果不嫌弃就拿去用。”,宫元正随手一挥,两张符纸就到了都钧手里。

        “父亲!”,宫银静一看宫元正把手里的符送给都钧,立马上前两步,“父亲!神行符!啊!还是...”

        宫元正摆摆手,示意宫银静不要说话。

        都钧拿着手里的符纸,一时不知所措,看宫银静的反应这符纸似乎很珍贵,宫老爷就这样给他一个没什么用的人,还一次给两张,谁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用意。

        天下无白喝的奶茶,都钧只好先试探,“不知宫老爷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