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泣血梧桐传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泣血梧桐传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司马恺身着细麻布衣踏入厢房,眼神扫过房内,脱口问出:“怎不见司南兄?”

        梧桐起身行礼:“小王爷安好。司南押货跑船了。”

        司马恺脸露遗憾之色:“关掌事约鄙人前来,所谓何事?”

        梧桐邀司马恺入座,亲手为他斟上热茶:“梧桐感谢之前小王爷出手相帮,以茶代酒,请!”说完一饮而尽。

        司马恺咂咂嘴说道:“客气了,本是自己人,哪有帮外人之说。”

        梧桐也被这厮的厚颜逼得无可反驳,对千山暮雪摆了摆手。二人见状,行礼后,退出房外,守在门口。

        “小王爷一人前来,怎不带上侍卫随从?”梧桐笑着问道,“大晋皇族尚华贵之风,小王爷可真是朴素到了极致。让梧桐开眼了。”

        司马恺喝完茶,随手将茶盏放于桌上,愁眉苦脸地说道:“关掌事就莫说笑了。我东海治地不富裕啊!不像关掌事出手就是两棵极品珊瑚。”

        梧桐也不反驳,一边为司马恺斟茶,一边说道:“梧桐旧时听闻,高句丽大王送其大王妃一颗月儿珠。因这颗珍珠有小儿掌心般大小,色泽如新月,得名‘月儿珠’。听闻此珠来自大晋海滨,乃大王花费万金,为大王妃购得。可见,大王对大王妃其情可颂,万金为博美人一笑。”

        “哈哈哈”,司马恺笑了几声,盯着梧桐的双眼,“关掌事耳目众多啊!”

        梧桐颇有深意地挑眉看向他:“彼此,彼此。”

        司马恺收起笑容,斟酌着说:“关掌事莫担心。我东海一脉所求不多,只保身而已。且兄弟叔伯众多,除了手中兵马粮草,不外乎求一个名正言顺。只有名正言顺,才能一统天下。不然,便是自相残杀,剩者为王。只是,诸王混战,民不聊生,耕田无人,百业举费。若是蛮族趁虚而入,毁的是大晋基业,吾等皆为罪人,无颜面祖!”

        梧桐听言,也不言语,只深沉地看着他。

        “再说,封地民生要管理,养府兵也要钱”,司马恺恢复了平日的神情,嬉笑着说,“若是天下唯一,做个亲族贤臣不好么?那些伤神的事就让天子去愁吧。”

        梧桐轻笑着摇头:“不想谋百代霸业的诸侯,还真是少见。”

        “始皇称皇,也图百代,结果一世而亡”,司马恺嗤笑一声,“小王我只管三代,后人自有后人谋。若事事安排,后人生惰,家族之脉则危矣。你看如今的杨氏便知,杨雍连死都不敢。爬得太高,后继无力,只会摔得粉身碎骨。”

        梧桐不禁笑出声来:“小王爷见解精辟,异于常人。不过,梧桐佩服,像小王爷这样心怀天下、不为私利的皇族可是少见。”

        司马恺连连谦虚摆手:“小王我历来忠厚良善,当不得关掌事之赞。”

        梧桐眼角抽了抽,赶紧抬手摸了摸鬓发,以做掩饰。

        司马恺见状,傻笑几声:“关掌事约在下前来,不是只为说这些吧?”

        “的确”,梧桐将王充要求关家献美男之事告诉司马恺,“毕竟是圣寿宫的事,我关家也不好拒绝。所以梧桐,特来求教小王爷了。”

        司马恺听闻阴笑地看向梧桐:“关掌事不诚心啊!拿这番说辞来试探鄙人。维德已视关掌事为知己……”

        司马恺皱着眉头,双肩微微下塌,用可怜的双眼扫过梧桐。

        “哦……”梧桐深吸一口气,心里觉得很累。她已经适应了和对手之间的相互试探、尔虞我诈。突然遇到一位算不上熟悉的人,一来就推心置腹。梧桐还真不知如何应对了,内心感觉甚为艰难。

        “咳……咳……”,梧桐喝盏茶,清了清嗓子,用自认温和地声音,和风细雨地说道,“既然小王爷视梧桐为知己,梧桐就明说了。王充实为宓氏之人,借我联系诸王之势。”

        司马恺瞬间真诚地看向梧桐,关心地问:“关掌事想如何应对?”

        梧桐再次抽抽眼角:“梧桐正是来求教小王爷的。杨胡二族已视我关家为眼中钉,顺应宓氏是势在所为。不过,由我关家所献,能否过得杨氏一族,就不得知了。且于我关家来说,名声也不好……梧桐想了想,不如让诸王自己献礼,这样宓氏也满意了,杨氏也没有借口阻拦。”

        司马恺拍手大赞:“妙啊!不过你打算联络哪些皇族?”

        梧桐盯着司马恺不言语。

        司马恺摸摸鼻子,讪讪地说:“吾?”

        梧桐睁着杏仁大眼,赞同地点点头,仿佛在说:孺子可教也。

        司马恺又做出可怜的眼神:“梧桐不知,自古不患寡而患不均。我东海一族这样做,可是会惹皇族间的争议的……”

        梧桐歪着头,看着司马恺,轻声言:“胡美人有孕了。”

        司马恺听闻,脸色瞬间凝重起来,故自思索。

        梧桐也不打扰他,为二人斟上茶,静静地等候。

        “你就不怕宓氏靠二力?”司马恺问道,“你不要太小看宓氏了。先帝后宫六千美人,能活到最后,坐上太后之坐,岂会是阉人口中的废物。”

        梧桐老神在在地回答:“宓氏本为歌姬出生,若非育得皇子康,又适逢杨氏一族举杨氏女为继后,先帝也不会选色弃贤了?出身宫中最底层,宓氏深知如何拉拢宫人。这是杨氏所不屑的。胡穰心机堪比杨雍,他不会与杨氏一族对立。如你所说杨氏后力不足,胡氏一族只需忍,忍到杨雍、杨芷都死去。况,他们还需要杨氏一族替他们扫除诸王的威胁。宓氏懂,所以她肯定不会全力依靠胡氏,必要有自己的势力。”

        司马恺再次陷入沉思:“如何能让诸王主动献礼?”

        梧桐用手指轻敲着桌面:“过两月便是宓氏生辰。可由小王爷出面寻一些民间艺人,进献宓氏。”

        梧桐边说,嘴边泛起了一抹趣狭的笑容:“毕竟民间艺人可不用什么花费。”

        司马恺随即了然,不停点头道:“此举甚合我意。鄙人不仅要找,还得派人大张旗鼓地去找……”

        梧桐配合地点头说道:“至于诸王送的人如何……就各凭本事了!”

        司马恺眯起双眼,满脸坏笑。

        梧桐见此猥琐之状,差点喷出口中茶水,这真的是东海小王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