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杀人局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杀人局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金起贤之死,给救生楼里的两女四男敲响了死神降临的警钟,大家不知道以后死神还会降临到谁的头上,整个救生楼被神秘的死亡阴影所笼罩,弥漫着恐怖死亡的气息。

        自从金起贤死后,安圣基、赵家良、朴成宇再也不愿离开楼生楼了,他们三人三把枪暂时保证着自己的安全,而退休法官孙俊逸凭着自己手中的勃朗宁手枪保护着权智英和李贞贤的安全,他信守承诺经常守护在两位女士的身旁,一天他对两位女士说。

        “凶手的杀人计划之所以屡屡得逞,是因为凶手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对于我们的情况,凶手一清二楚,而我们对凶手的情况却一无所知。我们要抓住凶手,就必须用计谋把暗藏的凶手引出来,使凶手暴露在明处,为了引出暗藏的凶手,我想到一条计策可以引蛇出洞。这条引蛇出洞的计策现在只能暂时对你们两位女士说,因为现在从以前四人死去的种种迹象来看,你们两位女士都不可能是杀人凶手,而杀人凶手很可能是安圣基、赵家良、朴成宇这三人里其中的一人。”

        “孙俊逸先生,那你呢?”权智英反问道。接过她的话,李贞贤也把怀疑的目光转移移到孙俊逸身上。

        “你们怀疑我是凶手,这很正常。但是我告诉你们,如果我是凶手的话,我就不会主动来保护你们的,何况我要是凶手的话,你们也不会活到现在。你们想一想吧。是不是这么回事啊。”孙俊逸似乎是有意提醒道。

        两个女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好像是这么回事。两人不约而同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只不过这条引蛇出洞的计策还需要两位女士很好的配合才能完成。”

        “孙俊逸先生,你说,你要我们做什么?我们照你说的做就是了。”权智英说。

        “是啊,法官先生,你说,我们做。”李贞贤说。

        于是,孙俊逸将自己心里酝酿已久的计策向两个女人和盘托出。

        这天晚餐后,大家都各自回房,李贞贤则来到权智英的房里,本来她们俩是分开住的,但是自从韩彩英死后,她们俩人就合住一套房,合睡一张床。此时,她们想起孙俊逸的引蛇出洞的计策就神情紧张,大气都不敢出,她们目不转睛的盯着录像监视器上的画面,录像监视器的液晶屏幕上清晰的显示出安圣基、赵家良、朴成宇、孙俊逸四个男人的套房情况,在金起贤死后,孙俊逸在每个套间里的隐密处都安装了摄像头,安装摄像头的事只有他知道,今天晚上,为了抓住凶手,他制定了引蛇出洞需要两位女士配合,才把安摄像头的事告诉了她们。现在四组监控画面正显示着四个男人进行动,安圣基、赵家良、朴成宇聚集在朴成宇的房子里,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在说着话,凶手就隐藏在活着者中间,或者说,凶手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位,在没有查清楚凶手是谁之前,这三人在一起,不为什么,其实只是为了自身的安全,因为其中有一位有所行动,都会引起其他其他觉,当然安圣基和赵家良的房里现在还没有人。只有孙俊逸独自躺在床上睡觉。

        按照孙俊逸的说法,今晚凶手必有行动,所以权智英和李贞贤才会守到监控器旁边,想来个守株待兔,让凶手自投罗网。

        深夜,死亡岛上海风呼啸,海浪阵阵拍打着岸边,发出剧烈的轰鸣声。

        权智英和李贞贤听着海风海浪声,心生恐惧,俩人卷缩在床上,铺盖盖住头,眼睛望着桌上监控器的画面。这时安圣基、赵家良、朴成宇、孙俊逸都各自在房里熟睡着。而一个套间房里的两个女人却在想,今天时间都这么晚了,恐怕凶手是不会来了,有了这样的想法,她们的心里就稍许有所松弛,睡意慢慢爬上了两人的眼帘,很快她们就进入了朦朦胧胧的睡眠状态。

        在朦胧的睡意中,权智英感觉桌上监控器的画面消失了,她睁开眼,看到屋里电灯突然熄灭了,很快她就意识到这是停电,整个救生楼一片漆黑,她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声尖叫。她的惊声尖叫唤醒了同床而睡的李贞贤。两个女人都睁着惊恐的眼,四处瞧瞧。

        约莫两分钟后,救生楼里的灯重新亮起来了,与此同时,楼下餐厅里响起电视播放的声音,电视声音越来越大,象是有人在用遥控器调音。

        电视声音响起以后,安圣基和朴成宇先后走下楼来到餐厅想看个究竟,接着权智英和李贞贤也跟着下楼来到餐厅,奇怪餐厅里并没有人,而电视上却在开始播放这样一个男性声音。

        请在座诸位不要惊慌,不要害怕,下面电视播放的画面,并非影视情节虚构,而是真实事件的情景再现,若与诸位经历相雷同,则纯属巧合,恕编导者冒昧,敬请诸位对号入座。

        随着电视屏幕上这段文字的结束。电视屏幕上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一幢哥特式建筑物的模糊轮廓由远而近的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电视里响起一个男子的画外音:这个复仇谋财的故事发生在二一00年的一个冬夜,这天月黑风高,寒风呼啸。拉斯罗斯市的圣母玛丽亚教堂。

        随着男子的旁白,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二一00”这几个字和一幢哥特式建筑物模糊轮廓的远景镜头,(渐渐的远景镜头拉至近景镜头)哥特式建筑物由模糊变清晰,清晰地显现出一座教堂的外观,接着电视镜头转入教堂内部。

        男子画外音刚结束,电视里响起两声枪声,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捂着腹部的青年,他趔趄着来到紧闭的教堂前,用受伤的身体碰开了关闭的教堂门。

        听到教堂外的枪声,一个身着黑色教袍的神父带着两个教徒从祷告大厅里出来。

        神父看到浑身是血的青年,大吃一惊,连忙叫两个传教士把身负重伤的青年扶到主教室里藏匿起来。

        十分钟后,一位手术医生敲开了教堂的大门,一个教徒打开门,把手术医生请进教堂。

        教堂里,受伤青年躺在一张床上,腹部的血流如注,手术医生弯腰仔细检查了他的伤势,拿起一只金属镊子取出了青年腹部上的子弹,用手术刀做了手术,青年腹部上的血立即被止住了,给青年包扎好伤口后,医生收起药箱走出了教堂。

        一周后,青年痊愈,行动自如。

        他泪如雨下的向教堂里约翰神父叙述了事情的原委。

        青年名叫李承民,父亲查理卓尔林在拉斯罗斯市是一个社会地位非常显赫的富豪,查理卓尔林有两个妻子,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查理罗斯特,是大老婆所生,小儿子李承民,是他小老婆生的。一个多月前,他李承民亲生母亲病逝,哥哥查理罗斯特想独霸父亲的家产,便派出一个杀手追杀李承民,这次李承民受伤逃到教堂里,幸被母亲的好友约翰神父所救。

        电视屏幕上响起男子的画外音:“四年之后,李承民为了逃避查理罗斯特的追杀逃到了银都市,考取了银都市医科大学,大学毕业之后他在银都市医院当了一名药剂师。”

        在男子画外音响起的同时,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二一0四年,二一0五年”的字样,展现出银都市医科大学,李承民刻苦学习、银都市医院,李承民努力工作的速写镜头。

        男子画外音继续:“二一二五年,查理罗斯特不幸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李承民带着复仇谋财的行动计划回到了银都市,此时他已经改名为赵家良,开始实施他漫长的复仇谋财行动计划。”

        男子画外音结束,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二一二五年”字样,拉斯罗斯市概貌。

        男子的画外音再响起:“化名赵家良的李承民以管家身份去接近查理罗斯特的遗孀洪秀珠。

        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块翠绿欲滴的草坪,草坪上矗立着一幢庄园式的豪华别墅大楼,在别墅大楼前,在一张躺椅上,一个身着白色睡袍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人,正在悠闲的躺着,享受着温暖的日光浴。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颇有绅士风度的中年男子从别墅大楼里走出来,他来到到贵妇人身边,倾身向前在贵妇人耳边耳语几句,贵妇人抬起头来,抛个媚眼给中年男子,而中年男子则回敬贵妇人甜蜜的一吻,然后中年男子转身离开了贵妇人,进了别墅大楼。

        在别墅大楼里,中年男子打开纸包,将纸包里的白色粉末放进一个玻杯里,掺水到杯里,用手摇均,然后他端着水杯,出了别墅楼。

        他走到贵妇人面前,将水杯递到贵妇人手里,贵妇人毫不怀疑的将杯里水一饮而尽。

        男子画外音:“二一二八年,洪秀珠突患胃癌晚期,临终她将名下遗产全部留给李承民。

        电视屏幕上出现“二一二八年、拉斯罗斯市医院”字样,在一间病房里,贵妇人骨瘦如柴的躺在病床上,在她的病床前,中年男子泪如雨下,非常悲痛的望着濒临死亡的贵妇人,贵妇人低声说着什么?中年男子不住的点头。

        男子画外音继续:“洪秀珠得胃癌死了,李承民带着洪秀珠留给他的巨额家产离开了拉斯罗斯市,至此李承民成地功完成了自己的复仇谋财计划,他每天把微量砒霜加到洪秀珠的食物里,致使洪秀珠死于胃癌。

        电视刚播放完,安圣基和朴成宇几乎同时喊道:“遭了,赵家良是凶手下手的下一个目标?他应该是第五个被害者,赵家良,你在哪里?”

        这时,安圣基和朴成宇这才发觉赵家良不在餐厅里。

        “法官,退休法官孙俊逸先生呢?他现在在哪里?”

        与此同时,权智英和李贞贤也不约而同的惊呼道。难道餐厅里的动静闹这么大,孙俊逸没有听到?还是他也遭到凶手的毒手。

        紧接着他们快步上楼来到赵家良的房前,只见赵家良的房门敞开着,赵家良穿着白色的睡衣仰身倒在门边,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鲜血染红了睡衣。

        安圣基走上前,用手试探了赵家良的脉搏说:“赵家良是第五个死者。”

        “走,去孙俊逸房里看看。”朴成宇说。

        他们抛下死去的赵家良,来到孙俊逸的房里,只见孙俊逸的房门敞开着,房里空空如也,孙俊逸不在房里。

        他们四人将整个救生楼找了个遍,不见孙俊逸的踪影。就这样孙俊逸就像幽灵一样样突然失去了踪影。

        找不到孙俊逸,大家都不由得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难道孙俊逸就是凶手,在刚才停电时,他趁监控器暂时不起作用的时候,敲开了赵家良的房,用尖刀杀死了给他开门的赵家良,然后趁大家注意力都被餐厅里的电视所吸引时,逃出了救生楼。

        大家在救生楼里找不到孙俊逸,朴成宇便说:“如果孙俊逸真是杀死那五人的凶手,我们就不要轻易放过他,一定要找到他。

        “安圣基不如这样,今晚我们到外面四处去找找他。”

        “安圣基、朴成宇,你们今晚还是不要出去找孙俊逸。”权智英劝阻说。

        “如果,孙俊逸真是凶手的话,你们去找他,你们在明处?他躲藏在暗处,很可能要遭到他的袭击。再说,你们去找他,救生楼这么大,空荡荡的,只剩下我和李贞贤两个女人在楼里,我们真的很害怕。你们走后,万一孙俊逸又回到救生楼里,我们怎么办?”

        “是啊,安圣基先生、朴成宇先生,何况孙俊逸手里还有枪。死亡岛那么宽,现在已是深夜,到处黑漆漆的。真的很吓人呢。不如明天天亮,我们再去找他更好。”

        安圣基和朴成宇打开救生艇,看到外面黑漆漆的,听到外面的海风呼啸,海浪拍岸的声音,确实怪吓人的,两人犹豫了一下,终于打消了深夜出外寻找孙俊逸的念头,他们打算明天再出外寻找孙俊逸。

        这夜,权智英和李贞贤回到权智英房里,两个女人经过了一番折腾,但是想到赵家良血淋淋惨死的样子,想到孙俊逸的神秘失踪,想到一直信任的老法官孙俊逸竟然是杀死五人的凶手,她们就心有余悸懊悔不已,懊悔自己不该轻易相信孙俊逸的话。虽然心有余悸但是她们手里有一支枪和一把刀作为防身武器,枪是金起贤那支手枪,刀是刚从赵家良的尸体上取下来的,本来金起贤死后,手枪就给赵家良防身自卫所用,但是现在赵家良死了,这刀枪都是安圣基和朴成宇给的,安圣基和朴成宇都有自己的手枪,显然用不着,索性就给了她们,两个女人有了刀枪防身,才稍许有点安全感。

        这一夜,安圣基和朴成宇在自己的房里却睡得踏实。想来逃走的孙俊逸今夜不会再回来了。

        这一夜,救生楼里的两女两男有惊无险平安无事的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