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戏子说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戏子说 > 第五章

第五章

        许是过了一月有余,自程府一别,叶长生再没来过梨园。她心里竟有点儿小失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有次经理说她最近心不在焉的像是失了魂,她才觉得不对劲。

        怎得就失了魂了?她人这不是好好的,戏还在唱,饭也在吃。

        怎得就失了魂?

        “今个儿的戏折子是《长生殿》,苏老板,您准备准备。”

        长生殿,长生长生,叶长生……

        好着,连个戏本子都能想到他这个人。

        一想起来那天叶长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问她有没有许配人家,她就不由害臊起来。一个男人,怎么能众问一个姑娘这种问题!况且!况且…他不是有个紫姑娘了。莫不是他还想三妻四妾?不行,不能再想他了!

        苏安承认自己失了魂了,因为一个见了一面,在自己如意冠上别了朵花的男人失了魂。可那戏本子上本来写的情爱可不是这般苦,怎么轮到她,她这个唱遍情爱故事的名角体验情爱就是这个滋味了?

        苏安想了想说:“经理,我师哥昨儿托人带信说师傅病了,我想回去看看他。能不能让锦凡替我一场?”

        “这……好吧。洛老板来梨园也不过小半年,上场次数不多,此番也是磨练磨练。那苏老板,用不用我派人送你回去?”

        “不劳您费心,我先走了。”说罢,苏安只拿着个手提包从后门离开了。

        一路沿途经过长乐巷,苏安闻到阵阵酒香,向前走着路边有家小酒坊。她买了几壶陈酿的桃花酿,叫了一辆黄包车,向着苏家班去了。

        那苏家班离梨园说远不是很远,但也不近,出师一年却未曾想着回去看看师傅,正好这次静静心,看看师傅。

        今个儿戏院里唱的是小宴。

        “携手向花间,暂把幽怀同散。凉生亭下,风荷映水翩翻;爱桐阴静悄,碧沉沉并绕回廊看。”

        “恋香巢秋燕依人,睡银塘鸳鸯蘸眼。”

        说实在的,这《长生殿》若是要苏安同洛瑾凡相比,洛瑾凡这男儿身也未必会输,就他这眉眼一颦一笑,说是杨玉环上身也不为过。

        “花繁秾艳想容颜。云想衣裳光璨。新妆谁似,可怜飞燕娇懒。”

        只见他手拿牡丹绣金边儿的扇子渐渐睇开,那扇上的牡丹绽放的娇艳欲滴,手腕儿带着扇子一转道:“名花国色,笑微微常得君王看。”

        这一看,洛瑾凡的眼神定在了二楼的厢房上,那个与他眼神相对的人正是北平有名的袁四爷。

        “向春风解释春愁,沉香亭同倚阑干。”

        “好!好!”

        那袁四爷看着台上的洛瑾凡,邪魅一笑:“这位老板是?”

        “回四爷!这是我们梨园新请的角儿,洛瑾凡洛老板,您瞧着不错吧!”

        “不错是不错,就是动作硬了点儿,少了点儿小娘子的娇柔。”

        说完他品了口茶,可那眼睛却未离开洛瑾凡身上一秒。

        黄包车停在了小院儿的门口,苏安下了车,手里提着的桃花酿还散着香味。从围墙里传来几个有些放不开的咿咿呀呀吊嗓的声音,便知道师傅又新收了徒弟。想起小时候在苏家班的日子,也是每天哭着练功吊嗓练身段,总想着哪天出了这个院子就再不回来了。那想得,若不是儿时吃的苦,现在的日子就不会这么甜了。

        “苏师哥回来了!师哥回来了!”

        苏安是跟着苏师傅姓的,不像其他人,成了角儿以后才有属于自己的名字。苏师傅也怕苏安觉得自己是唯一的姑娘家恃宠而骄,所以一直让他们以师哥,师弟相称。

        苏安推开门,首先跑来迎接的是小顺子,他四岁就跟着师傅学戏,也是最听话懂事的那一个,长的也是小姑娘的模样,打拜了师就一直围着苏安转,更是惹的苏安喜欢的不得了,这苏安一进门,小顺子就激动的说不清话来。

        “这是给师傅的酒,拿去厨房,可不准偷喝!”苏安将酒递给顺子,顺子一副护送宝贝的样子向着厨房跑去了。苏安同各师弟打了招呼后,进了大厅,苏师傅正品着茶改着戏本子。

        见苏安来了,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放下了笔迎她。

        “徒儿不孝,出师这么久才回来看您。”说着苏安便要跪下,被苏师傅拦住。他拍了拍她的肩,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就只化作一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时在厨房打下手的小凡听顺子说苏安回来了也急忙扔了手里的话赶了过来。

        “师妹!你终于回来了,一年未见,你过得可好?”小凡抓着她的手将她看了一遍生怕她在外受了什么伤。

        “师哥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可是梨园的摇钱树,那经理宠我还来不及呢。”

        “是,师哥都听说了!你是名角儿,要不是师哥笨那戏折子现在还背不住,不然我定同你一起!你是虞姬我是项羽我们……”

        “够了,”苏师傅看这肖宇凡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便连忙打断他的话:“今个儿你留下来吃个饭再走吧,我叫小凡去街里买点儿好的。”

        “好嘞师傅!。”

        “师哥,我同你一起!”说着苏安同小凡一起出了院子。

        “顺子喜欢吃碗儿糕,师傅爱喝桃花酿,小石头和小李子喜欢吃糖葫芦,小……”苏安瞧着小凡细细复述师弟们喜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凡见她笑就不敢再说了,只好挠了挠头,想了想刚才自己的样子也忍不住笑出声。

        “师哥,你记师弟们的喜好记得这么清楚,怎么记戏本子就这么难?”

        “你可别笑我了,师弟爱吃什么是和他们一起出来的时候知道的。至于那戏本子,你也知道,我真的不喜欢背词。”

        “所以呀,师傅就说收了你是亏大了!”说笑间苏安不经意的看向街的对面,那对面往这边走的人是——叶长生?

        在他旁边的那个又姑娘是谁?

        小凡见苏安不动了,便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却只看见对面橱窗里挂着一把雕刻精致的剑。

        “你喜欢?”

        “啊?”

        “我说那剑,你喜欢吗?”

        “啊,剑…”苏安转移了视线看到了她正面前的宝剑摇了摇头:“好看是好看,只是不适合我罢了,走吧…”说着苏安同小凡继续向前走着。

        苏安现在彻底的失了魂,她曾在夜里为叶长生失去音讯的事情做了好多的措辞。什么公务繁忙,抓捕要犯,或者受伤在家休养,出差,会见上级领导什么的她都想过了,可她最不敢想的就是他有了新欢。

        也不该说是新欢,她同叶长生只见了一面说了几句话罢了,连旧爱的边儿都沾不到,又哪儿来的新欢一词。

        或许人家对自己只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罢。

        自己又何苦如此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