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戏子说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戏子说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陈衍甫站在胭脂坊门前,迟迟不肯进去。一旁的叶长生等的着急了,些许烦躁的冲着里面嚷嚷道:“嘛呢您?进去又不丢人,那个男人没进去过?”

        “你这话说的!”陈衍甫马上回头,将他拉到一旁去小声的吼道:“我可是正人君子!要被别人误会我是来这烟尘之地取乐的,我还怎么……清政执法!”

        “哟,成!”

        叶长生满是不屑:“那您请上车,咱这就走。”

        陈衍甫赶忙的拦住他,气势低了下来:“别!我这请柬还没送过去呢……”

        “那你倒是送啊!在这墨迹半个小时了!”

        陈衍甫扭扭捏捏的,半天不愿动个步子。

        “追姑娘可不是这么追的,你得胆子大点把这个亲手交到紫姑娘手里。”

        “我怕……”

        话说了一半,紫姑娘突然出现在了陈衍甫的余光里,原来是有人知会了她一声。

        紫姑娘信步走来,陈衍甫些许紧张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又清了清嗓子,方才开口:“紫姑娘。”

        紫姑娘浅笑着点了点头先向叶长生问了个好。

        “你们俩聊,我在车里等你。”叶长生识趣的先走一步,只剩下陈衍甫和紫姑娘单独相处。陈衍甫紧张的臊红了脸,紫姑娘瞧着它这幅模样,轻笑了一声。

        “你……你笑什么……”

        “你找我?”

        陈衍甫不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又清了清嗓子大些了声音说道:“过些日子就是我的生辰,我请你来,你来不来?”

        紫姑娘被他这句话逗得笑的合不拢嘴,转而又学起他的样子来:“过些日子就是我的生辰,我请你来,你来不来?”

        陈衍甫被这句话惊的分不清个南北东西来,紧着问她:“你也要过生辰了?这么巧。那……”

        “傻瓜……”

        陈衍甫不知所以的“啊?”了一声。

        紫姑娘似笑非笑的,一把将早就看到被他攥在手里的请柬夺了过来:“叶少尉说了,追姑娘可不是这么追的。”

        陈衍甫的脸唰的一下,就红的像涂了胭脂水粉一般。

        紫姑娘从旗袍侧口袋里掏出一块儿精致的玉佩来,递给他。见他不接,抓过他的手来,掰开。

        那玉佩放在他的手心里,微微凉些,倒是透的陈衍甫有些清醒。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也是我身上唯一值钱的。既然你生日,这就是给你的寿礼好了。”

        “叶少尉跟我说你喜欢我,是不是真的?”

        陈衍甫吞了下口水点点头说:“不是。”

        好像哪里不太对……

        他又摇摇头说:“是。”

        感觉还是哪里不对……

        想来……叶长生也是好久都没见过苏安了。

        上次见……还是在程老太爷的生辰上。

        现是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未见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不过倒也可以借此机会,见她一面。

        当日,叶长生便到了梨园。苏安此时碰巧刚下了台。

        后台因为叶长生的闯入,瞬时安静了不少。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大气都不敢喘。

        苏安停下卸妆的手,淡然的瞧着他看着。

        “过些日子你可有空?”叶长生先开口了,苏安转了转眼珠子细语道:“什么事?”

        “陈衍甫过生日。”

        “陈少官?”苏安笑道:“想不到,你们这些个年轻人过个寿辰还这么老派。”

        “不是叫你去唱戏的。”

        “那做什么?”

        “邀你来吃饭的。”

        “我?”错愕了一下:“我于陈少官无亲无故,又不是朋友,他生日,叫我去做什么?”

        叶长生不知道怎么说好,便将那请柬摔在了她的化妆桌上留下一句话:这请柬我便留给你了,来不来看苏老板得空就好。”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苏安还蛮奇怪,怎的这人今日脾气这么大了?

        旁的人都凑过来瞧着桌上精致的请柬,窃窃私语着。苏安厌烦的喊道:“忙完你们的了?”

        那些个话多的被苏安呵住了,便不敢再做声,一应的散了去。苏安瞧着大家伙都躲她远远的,才放下心来拿起那请柬仔细端详起来。

        “诚邀苏先生于十月初八晚六时于陈府参加陈衍甫先生的生日晚宴。“

        “……真不知道他们两个搞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