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戏子说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戏子说 > 第十章

第十章

        洛瑾凡的蝴蝶头面不见了。

        整个戏班子愣是底儿朝天翻了个遍都没翻到。洛瑾凡气的小脸涨红站在戏台子上,嗷嚎训斥着:“这可是袁四爷送我的头面!珍贵的很呢!你们要是还找不着!我就叫袁四爷来,把你们都抓去!”说完,他向后台走了两步又说:“你们几个,也别光找戏班子呀!找找人,好好翻翻!可别让那个手脚不干净的人给我偷去了!”

        这话表面是说给伙计们的听的,实际上说的是苏安,洛瑾凡这意思就是叫他们去翻苏安的东西。那些个伙计多少也都明白些,做做样子翻了翻其他人的行装后,直接一伙儿过来翻苏安的箱子来。

        “苏姑娘,小的们有命在身,您可别为难我们。”

        苏安走到自己的大箱子前,开了锁说:“我不为难你们,你们搜就是了。反正我没有拿过他的东西。”

        那伙计点点头,都拥过去翻箱子,苏安的本来叠好的戏服一件件的,就这么被他们掏出来,丢在地上。

        “找到了!”一个伙计高喊一声,拿着从箱子底找出来的小匣子去找洛瑾凡。只见洛瑾凡面不改色的打开那小匣子,果真!就是洛瑾凡的蝴蝶头面!

        “你们可都瞧见了!这是他们从苏老板的箱子里翻出来的!”洛瑾凡大步走到苏安面前扯着嗓子喊道:“苏老板!再穷不能穷志气啊!苏师傅平常就是这么在戏园子教你们苏家班做人的吗?”

        经理见状,知道这事不能是苏安做的,上前来劝:“洛老板,苏老板为人我们都是知道的,她做不出来这档子事儿。再说,这头面您都找着了,就这么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

        “张经理!您这话可说的就不对了!这俗话还说有一必有二呢!再说了,这可是袁四爷送我的头面,我已经报了官了。你们都是证人,你们!都是眼睁睁看着这头面从她苏安的箱子里拿出来的!到时候,若是你们说一句假话,小心天打雷劈!!”

        话音刚落,从戏门哪儿就闯进来了几个警察,刚进来还没等经理说话,拉着苏安就走。

        “诶!你们把人带走了!我这戏怎么唱啊!”

        苏安知道这是洛瑾凡搞的鬼,但是她行的端坐的正,她才不怕:“经理,我没事,只是这事您别告诉我师傅。”

        “别废话!”苏安话还没说完,就被警察直接拽除出去了梨园。

        方思明从蓝府出来,手里是一份契书。他缓缓打开来看,叹了口气:“灵儿,快了……快了……”说完,他将长袍口袋里那把钥匙随意丢在了蓝府门前的杂草中离开了。

        话说这袁四爷不愧是北平有头有脸的人物,前脚苏安刚被抓走,后脚小半个北平就已经传开了。

        “听说那苏安手脚不干净,偷了袁四爷送给洛老板的水晶头面!”

        “那不是前清慈禧太后的宝贝吗?”

        “可不是吗!这袁四爷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送的东西能差吗!”

        “瞎了这姑娘的,嗓子不错,这说抓起来就抓起来。怕是下半辈子只能找个人嫁咯!”

        “还嫁人呢?就她整天抛头露面的!谁敢娶她做老婆?”

        坊间的百姓们闲来无聊时,最喜欢聚在一起聊家常八卦,不是今个儿说说那家的小子沾花惹草,就是说说那家的媳妇不孝顺公婆。于是这话一传十,十传百便很快传到了叶长生的耳朵里。

        “查了吗?”

        “啊?”陈衍甫被叶长生这一问,问的懵了神:“查什么?”

        “还能查什么!”叶长生气急,扔下手里的书抓过一件外套出了门。陈衍甫怕他出什么乱子,紧跟上去:“你这是去哪儿啊?”

        “去把苏安带回来。”

        “她可是袁四爷带走的!”

        “那又怎么了?”

        “你还不明白吗?”陈衍甫挡住他开车门的手说:“要不是那日你和袁四爷发生口角,他能这么快去找苏安的麻烦吗?”

        “你什么意思?他袁四爷又不知道我喜欢苏安。”

        “是个明眼人都知道!你要是现在就这么去了,只会更麻烦!”

        叶长生觉得陈衍甫说的有道理,他虽然是少尉,但是再怎么说袁四爷也算是元老级别的人物,身份尊贵的很。手下人脉也多,怕是去了还会给父亲惹麻烦。可是又不能让苏安一直在那牢里呆着不是,那地方可是吃人不吐骨头,他怕……

        “那我们去找程老太爷,他和袁四爷在北平的地位可以说是平起平坐,再说他这么喜欢苏安,就算看在叶老司令的面子上,也能帮帮你。”陈衍甫肯定的说到,叶长生觉得没错,同他一起上了车,直奔程府去了。

        大牢里,程煜因为自己的得力助手犯了事,被抓了进来,亲自来保他。

        路过牢房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她——苏安。

        那时正值下午,本不明亮的大牢被夜色笼罩的昏沉。唯独她,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那么安详。他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女人的样子,可以这么美。

        她就那样卷缩在大牢的角落里,素色的旗袍边染了灰,看上去更是格外可怜。

        “她怎么进来的?”程煜问那刚收了钱的牢头,牢头说,她就是惹了袁四爷不快,随便找个借口抓进来吃吃苦头罢了。

        “袁四爷?把她放了吧。跟袁四爷说,我喜欢她。”

        “这……”那牢头还没来得及开口,程煜就转身离去了。牢头不敢放人,怕袁四爷怪罪下来,又怕不放人程老太爷那边又来为难自己,最后跑去请示了袁四爷。

        “程煜。”袁四爷翻看着手里的报纸,眼皮都不抬一下:“他喜欢给他就是了,问我做什么?”

        “可这……毕竟是袁四爷您带来的人。”

        “您可别这么说,是她自己偷了东西进去的,和我可是打不着八杆子的事。”

        “就是!她自己手脚不干净,和我们四爷有什么关系!”一个尖细的声音从里屋传来,牢头闻声寻去,说话的正是洛瑾凡。

        “洛老板。”牢头又弯了弯自己的腰背,恭敬地说。

        洛瑾凡坐在袁四爷一旁,凑过去看他在看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放人不就完了!”

        “是,是。”牢头瞧这两人亲亲我我的模样,没敢在打扰,转头就回了牢房去放了苏安。苏安刚从牢房里出来,这边叶长生的人就去要人了,结果只却扑了个空。最后只能带话回去告诉他,是程老太爷的儿子程煜把人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