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爱你在周而复始中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爱你在周而复始中 > 校服纽扣的誓言

校服纽扣的誓言

        “妈,别哭,我这不好了吗?”

        许是两年没说话了,声音像枯草似的。

        一切的感情皆在此刻的无声之中。

        这对母女相拥了很久。

        突然,简依一想到了什么。

        “妈,江燃呢?”

        简依一看着苏秦,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那一双清澈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犹豫以及害怕,对啊,她怕,她怕江燃不等她,不要她了,或许他已经又有了自己的心上人呢?或许,他已经不在这个城市了,去了他理想的大学。或许,他早已把她忘了,忘得干干净净。

        “啊,你瞧我这记性,刚想给他打电话来着,他可守了你两年呢。”

        边说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简依一对苏秦说“妈,我来吧。”

        把手机接过来,放在耳边。

        “嘟——嘟——”电话接通了。

        ——————

        这边刚谈好合作,两房都比较满意,在合同上签完字的那一刻,手机震动起来。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江燃点头以表歉意,转头对自己的特助张晋示意。

        张特助明了,拿起酒招呼对方。

        江燃拿着手机向包厢外面走去。看着来电是伯母,不禁心脏一颤,难道一一出事了?想着立马接通电话

        “阿燃”

        虽然对方的声音是多么干涩,但江燃听到的那一瞬,莫大的欣喜从内心深处涌上来,让他一时失了语,像个小孩一般惊慌失措,然后跌跌撞撞的跑了。

        “嘟——嘟嘟——”

        这边显示已挂机的简依一,双眼通红的看着手机,一声不吭

        “怎么了,一一?”

        苏秦看着可怜巴巴的女儿,简依一忽的抱住苏母

        “他不要我了”

        然后闷闷地哭出声,活像一只被抛弃了的兔子,眼睛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

        “砰”门骤然被人推开,简依一看见门口的男人,通红的眼睛变得更红了。

        江燃看着床上有反应的人儿,他生怕自己看到的是自己的幻想,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她,深情款款地看着她,一把把她抱在怀里,一手将她的脑袋摁在怀里,一手搂住她的腰。她的腰很细,一手便足以搂住。他低下头,嘴唇贴在她的耳边

        “一一,我好想你啊”

        温柔缠绵的呢喃环绕在她的耳边,像巨大无形的网将她笼罩。

        此刻苏母早已退出病房,整个病房就只剩下混若一体的两人,他们都吸取着对方熟悉的气息,享受着属于他们的美好。

        不知过了多久,江燃才把简依一松开,看着她通红的眼眶以及红扑扑的脸蛋,才惊觉她哭了。

        “宝贝,怎么哭了”一手揩拭着泪珠,见她还止不住地哭,便吻上了他心心念念的唇。

        一吻毕。简依一的唇愈发红润,看得江燃失了心神。

        “为什么哭,嗯?”

        江燃抚摸着简依一的脸颊,爱不释手般

        “我以为、以为你把我忘了,不要我了。”

        一边说着鼻子还冒了泡。

        “傻瓜,怎么这么傻。”

        江燃用纸巾轻轻地为她擦拭鼻子,轻轻的说

        “就算我不要全世界,我也要你。”

        ——————

        傍晚,江燃在病房里的小厨房里熬粥,因为担心一一的身体突发不适,便把橱门打开,方便他做粥时能看着她。

        简依一看着厨房里为她熬粥的男人,与记忆中的他相比,似乎少了几许张扬,多了几许成熟的风韵。

        身着正装却为她戴上围裙,她将两袖挽起,漏出健硕有劲的手臂,手腕上有一根串着纽扣的红绳,她怔住了,那是她校服纽扣。

        大抵每个学生时代都有传言,而他们那一届的都传言:若将一个女孩或男孩的校服纽扣戴在手上,那便绑定了他的未来。

        这不禁让她想起四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