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姑娘她千娇百媚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姑娘她千娇百媚 > 6,不就是普通的鹤顶红吗

6,不就是普通的鹤顶红吗

        秋暝没用楚钰给她的玉牌,只同掌柜的说了声自己来取点东西,便自顾自上楼,掌柜记得她便是前几日那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暴发户,也没拦她。

        进了那间专门用来存放保险柜的小楼,她虚掩着门,又在门栓上放了一个小铃铛,只要有人推门进来,铃铛便会砸在地上。

        她看向这些保险柜,全是用铜浇铸而成,铜门又厚又重,寻常人根本抱不动,得需三四人才能抬起,这些柜子无论从造型还是款式都是一模一样,只有租主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在第几列第几个。

        秋暝只得将钥匙一个一个插入锁芯,好在她运气不算差,只开到第十三个,锁芯就跟着钥匙转动,门开了。

        属于楚钰的柜子里,只躺了一封略厚的信封,她刚把信封揣进怀里,门口便传来铃铛落地声。

        她锁好门,避开那人出了大门,脚步不停,飞快的回了住所。

        而在她身后进来的这名女子赫然就是,商号掌柜之女楚潇潇,她径直来到刚才秋暝站立的柜子前,用钥匙打开了柜门,可里面早已空空如也。

        昨日有人托人给她送了封信,以通往西域的商路跟她换取这柜子里的东西,她想了一夜,别人或许不知道这商路的重要性,可她来自二十一世纪,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起初她也忐忑,可那人在信里告诉他,箱子的主人已死,不会再有人找来,她动摇了,可就在她动摇的这片刻,有人已经先她一步将东西取走了。

        秋暝将门锁全都锁好,才展开了那封信,她从那信上得知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西北王府里居然还有一个崔锦时和陆秋暝。

        众多王公贵族,商贾巨富也早已换了芯子,就连现在位主东宫的太子也可能身陷囹圄。

        一伙儿从湘西而来的教徒,利用一手出神入化的画皮术,将整个京城,乃至种花国搅了个天翻地覆。

        秋暝就着烛火将信烧成了灰烬。

        她能猜到楚钰想要她做什么,他既知她身份,便是从一开始的相遇相识都是圈套与骗局,目的只在让她成为他手中的刀。

        世人常说女人一旦陷入到爱情里,就等于万劫不复,也许他们说的对,可绝不是她秋暝。

        如果楚钰直接说明来意来寻她,她一定会答应,就算是为了锦娘她也不可能拒绝。

        可他偏偏要如此戏耍她。

        也许世间男子都是如此,喜欢看女子为他们前仆后继,焚尽一身。

        得知了大半真相的秋暝反而不急了,每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闲时就在院子里晒晒柑子,偶尔也去隔壁大娘家帮忙晒晒草药,磨磨珍珠,日子过得惬意且快。

        直到有一日,假“楚钰”登门来寻她,这次他掩饰的很好,将楚钰的形神举止学了个八分像,可他一进门闻见院里的橘树香气皱起的眉头却没逃过她的眼睛。

        她进屋给他沏了茶,眸中饱含爱慕与痴恋,与旁的怀春少女无异,娇羞的将茶碗递到他的身前:“钰哥哥,你说过等事成之后,你要尝尝我亲手做的柑子茶。”

        “假”楚钰见她生的貌美又一副单纯模样,知道事情急不得,虽然他非常非常讨厌柑子,但也端起茶杯抿了两口,夸道:“果然是非常爽口甘甜。”又跟秋暝闲聊几句,才将话头转到正题“你不是说事情办成了吗?快将东西拿出来我瞧瞧。”

        秋暝笑的妩媚“什么事情呀?钰哥哥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啊。”

        “你耍我?”此时的假楚钰也意识到了上了当,可他的腹部越来越痛,痛的他根本直不起身,艰难开口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秋暝扑闪着如水的眸子,双睫轻盈的如同羽毛,用手挑出一缕他的长发,笑出了声:“哈哈,能是什么呀,不就是普通的鹤顶红么,你怎么这么单纯连陌生人给的东西都敢吃呢,你们教主就没教过你越漂亮的女人越不好骗么?”

        假楚钰喷出一口鲜血,轰然倒地,气绝身亡。

        秋暝还要补刀:“你的发质可真差,一点都不像他,他身上可没有一处是不完美的。”

        趴在围墙上偷看的楚钰“噗嗤”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