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姑娘她千娇百媚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姑娘她千娇百媚 > 1,锦娘

1,锦娘

        那是好多年前的秋天。

        南方的秋天,和京城里大不相同,除了换季的降雨和微凉爽的天气,与夏天也没什么两样。

        那天缠绵病榻多时的锦娘,突然早早的起了身,为秋暝做了一碗阳春面,撒上一把葱花又卧了个鸡蛋在上面,飘香四溢,勾人馋虫。

        记忆里她已经好久都没吃过像样的饭食了,她大口的吃着,生怕吃的慢了就再也吃不到。

        一旁的锦娘一边帮她撩开鬓边的碎发,一边笑到:“真是个没见识的丫头,想当初你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光奶娘就有十七八个,怎生养得你这么上不得台面。”

        又来了,这几年,锦娘最爱做的事,就是指挥着她洗衣擦地,然后细数她曾是国公嫡女,西北王嫡妻的风光往事,这些故事桩桩件件秋暝都听的耳朵起了茧子。

        秋暝不言语,只聚精会神的吃着面,年少无知的秋暝也曾问过:“娘亲说爹爹和外公那么厉害,那他们怎么不来找我们。”

        那时锦娘愣了一会儿,复又开口道:“许是因为娘和暝儿,离爹爹太远太远了,给爹爹一些时间爹爹马上就能找到咱们,到时候你就是西北王的嫡女,我也会是他的王妃。”

        秋暝懵懂抬头“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去找爹爹呢,爹爹不知道我们在哪儿?可我们知道呀。”

        不知为何锦娘眼里忽然噙满了泪,抄起案上的藤条就开始疯狂抽打起秋暝。

        这是秋暝第一次挨打也是唯一一次,记忆里的锦娘总是温婉可人的,生病以前照顾起秋暝也算的上是无微不至。

        这也是秋暝第一次知道锦娘需要的只是一个只听不说的垃圾桶,来倾听她所有的苦难,牢骚与抱怨,她已经憋的快要发疯了,如果不能把一切都说出来她大概早已疯掉了。

        秋暝知道她那所谓的爹爹和外公可能永远都不会来找她们,锦娘显然更清楚,但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秋暝同情她,可永远不会成为她。

        最后,锦娘紧紧拽着秋暝的手,好似就要用尽全身力气般,一遍一遍道:“你要记住,娘叫崔锦时,娘才是西北王陆骁的嫡妻,你记住了吗,你不要忘了。”

        她每说一遍,秋暝都点头应是,待看到秋暝应下,锦娘又开始重复问,直到她再也说不出话,只能盯着房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最后原本紧握的手掌变得冰冷僵硬,秋暝搓着手掌拼命想把这双手捂热,结果只能是徒劳。

        她一遍遍唤出那个称呼,可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回答她。

        良久,秋瞑才起身打了盆水仔仔细细给锦娘擦了身子,又翻出了那件锦娘一直珍藏着的嫁衣。

        秋瞑不止一次在夜里睁开眼,看见锦娘坐在油灯前,抚摸着它暗自垂泪。

        它是那么普通,只在衣襟绣上了一串石榴花,就连村东头的杜鹃姐姐嫁人时穿的花开并蒂的嫁衣都不如,可它又是那么特别,火一样的红色,却偏偏红的绚丽又残忍。

        锦娘爱俏,也生得艳丽,纵使经年久病让她看上去憔悴不堪,她亦是美的,可这世道却教女人成了男人的附属品,失去了爱情她们就会迅速凋谢、枯萎。

        美貌无用,不过一具皮囊,多年后不过也是一抔黃土。

        锦娘下葬的那一日。

        秋瞑看着静静躺在棺椁里的锦娘,上前去拉了拉锦娘的手,想着锦娘也曾是这样拉着她。

        也许有一百次,也许更多,秋瞑不知道,但她记得她的手曾经是那样温暖。

        秋瞑寻了块僻静的地儿就将锦娘下了葬,随后众人陆续的下了山,只剩秋瞑拿了毛笔将锦娘的墓碑一遍遍的描红,墓碑上刻的是:陆骁之妻崔锦时,也只有在这大拗村崔锦时才能继续当陆骁之妻,才能继续做她的黄粱美梦。

        她想以后她一定不要爱上任何人,别人带来的总是失望,只有自己永远不会辜负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