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 1321 大型死逼现场(3更)

1321 大型死逼现场(3更)

        “荆老夫人,我还得谢谢您呢,若不是您先出手帮我狠狠地伤了她一轮,我还苦于找不到时机动手呢!”张展意嘴边的笑意越来越诡异,她犀利地指出:“抽尽她占卜之力的人是你,逼她跟荆家一刀两断的人是你,主动将她推开的人也是你!没错,我就是那把砍死荆如酒的刀,可你却是那递刀的人!”

        “这天底下,谁都有资格来恨我,来杀我,唯独你这个老太婆没有资格!”

        张展意这一番话,听着是大逆不道的。

        可在场贵宾们,竟无一人觉得张展意说的不对。

        张展意的确坏透了,可荆老夫人又能干净无辜到哪里去。

        荆老夫人瞪圆双眼,想说点什么替自己辩解,想要骂张展意是在胡说八道。

        可...

        可她却毫无底气反驳半个字。

        荆老夫人浑身都在抖,一贯冰冷沉着的双眸中,此刻却聚满了泪水。荆老夫人忽然抬头望向荆如酒,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地问道:“是我?我才是那个递刀的人?”

        荆如酒神情冷淡的望着荆老夫人,却说:“老夫人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护荆家名声,没有对错之言。”

        荆如酒这话听着像是并不责怪荆老夫人,可这声‘老夫人’才代表了她的真实态度。

        身为荆家人,她对荆老夫人的做法没有埋怨。但身为女儿,她对母亲的做法是充满了怨恨的。若将虞凰换做当初的她,荆如酒绝对不会像荆老夫人那样狠心。莫说是抽尽女儿体内的占卜之力,将女儿从族谱中除名了。

        她为了保护女儿,敢于天下人为敌。

        荆老夫人听见荆如酒的回答,心里一阵发苦,第一次觉得自己没脸面对荆如酒。

        场面,一时间变成了诡异的沉默。

        这时,虞凰突然问荆老夫人:“老夫人,你可知道,荆佳人这些年来用来镇魂的镇魂兽血,到底是谁的血!”

        听见虞凰的提问,荆老夫人下意识说:“当然是镇魂兽的血!”

        “镇魂兽的血?”虞凰讽刺一笑,对司骋说:“二伯,烦请你帮我将巨人的右臂捡起来。”

        司骋朝巨人被砍断的右臂看了一眼,接着快步走过去,扛起那只有四个他那么长的粗壮手臂,将它放到了虞凰跟荆老夫人的中间。虞凰一脚踢在那手臂之上,将手臂踹得翻了个身,露出了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疤痕。

        看着那像是蜈蚣一样丑陋的刀疤,荆老夫人眯起眸子来。“这...”

        虞凰向张展意问道:“荆夫人,这都是你一刀一刀,亲自划上去的。”指着最新的那一道伤疤,虞凰又道:“荆小姐前段时间卧床静养,荆夫人爱女心切,又给她服用了不少的镇魂兽血吧。这最新的伤痕,就是你上个月割的,对吧?”

        张展意紧抿着红唇,一言不发。

        其他看客听见虞凰这话,表情都变得不可思议起来。荆如歌手指颤抖地指着那巨人的手臂,质问张展意:“张展意,难道这些年佳人喝的血,并非镇魂兽的血?而是...而是...”

        “没错,是你亲妹妹的血!”张展意索性承认了。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荆老夫人感到愤怒不已,直接一巴掌甩在张展意的脸上,“你怎么敢!”

        “我怎么不敢!”张展意体内涌出一股莫名的力量来,她突然站起身来,浑身发抖地从荆老夫人吼道:“你以为佳人真是什么天赋高强的占卜师吗?你知道她是如何成功领悟到第一缕占卜之力的吗?”

        张展意望向那条巨人的手臂,似笑非笑地说:“那都得托荆如酒的帮忙啊,她虽然被老夫人抽尽了占卜之力,可她的血液里拥有龙神血脉啊,龙神血脉威力多强啊,我们佳人第一次喝下龙神血脉,终于领悟到了第一缕占卜之力。这东西既然好,我当然得经常给她喝咯。”

        张展意咯咯地笑了起来,转身朝荆佳人投去一个诡异到扭曲的笑容,她说:“佳人,这天底下,妈妈最爱两个人。另一个人视我为空气,只有你永远爱妈妈,永远不会背叛妈妈。所以妈妈啊,愿将天底下所有好东西都弄来给你,我的女儿,一定要成为荆家最强的存在,一定要比荆如酒还要更优秀!”

        “佳人,你能感受到妈妈的爱吗?”

        荆佳人无法动弹。

        可她在听见张展意的话后,竟连灵魂都害怕得在颤栗。

        她的妈妈,为何会有如此可怕的一面?

        荆如歌实在是忍无可忍,几个箭步冲到张展意的面前,直接一巴掌扇在张展意的脸上,怒骂道:“张展意,你疯了是不是!你怎么可以这么歹毒!”

        “我疯了?是啊,从我决定嫁给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疯了!”张展意握着火辣辣的那半张脸,突然对荆如歌说:“你知道,我当初为何答应嫁给你吗?”

        荆如歌眉头紧皱,却没答话。

        张展意竟说道:“那是因为殷明觉曾亲口跟我说,此生再也不要跟我相见,因为他不想因为我的存在,毁了跟你的兄弟情。我只有嫁给你了,再装作早就对他死了心,释怀了过去,他才会像从前那样待我,我才能多见他几面。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当着我的面,当着全城人的面向荆如酒求婚!”

        “明明最先跟他走近的人是我,可他的眼睛却只有那个荆如酒,他愿意向全都城的人宣扬他对荆如酒的爱意,却不肯多分给我一个眼神!凭什么啊!”

        说完,张展意嘴边的笑意更显得诡谲。

        她说:“荆如歌,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一个对我死心塌地,被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舔狗罢了!跟你结婚我觉得恶心,跟你睡一张床上我更觉得恶心,你都不知道,我为了说服自己和你生孩子,都花了一百年的时间!”

        “荆如歌,你得感谢殷明觉,若不是他,你这辈子都别想娶到我!”

        “你混账!”荆如歌气得跳起来又扇了张展意一巴掌,“你给我闭嘴!你闭嘴!”荆如歌直接动手去捏住张展意的嘴巴。

        这时,张展意却召唤出灵力来,趁荆如歌情绪崩溃不注意,当场一剑戳穿荆如歌的胸膛。

        看到这一幕,荆如酒微微蹙眉,暗道:真是狗咬狗,活该!

        ------题外话------

        早上好,今天家里长辈过生日,请你们吃蛋糕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