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顶流影帝竹马来讨债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顶流影帝竹马来讨债 > 第94章冲冠一怒

第94章冲冠一怒



    “好。”

    顾锦夏艰难的回应一声,尖锐的贝齿已经将下唇咬破。

    鲜血滴滴答答在前胸上,犹如一朵朵绝艳而艳色的花朵绽放。

    付宁生借着疼痛恢复一些神志,强压下全身的燥热与澎湃,快速朝房门走去。

    然而好巧不巧,就在他经过顾锦夏身边的时候,地毯上不知道有什么圆滚滚的玻璃珠似的东西。

    “嘭!”

    付宁生脚滑摔倒,直接将顾锦夏按在下方。

    两个人四目相对,原本体内的药物就已经发作。

    不互相接触都难受到不行,这会儿如此交叠在一起,灼热快速的呼吸纠缠,让付宁生刚刚恢复的理智瞬间崩溃。

    血迹斑斑滚烫的左手,轻轻抚摸上顾锦夏的脸颊,付宁生一双狐狸眼藏在眼镜镜片之后,都迷离的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

    “付宁生,不要,不要……”

    顾锦夏双手无力推着付宁生的双肩,娇娇软软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拒绝,更像是邀请。

    “为什么不可以啊!愿愿,我们认识十年了。你知道的,我也喜欢……不,不行。”

    付宁生的理智好不容易回归,终究是率先从她身上弹起,转身就要出门去。

    就在这个时候,酒店房间的门被人直接用脚踹开。

    “嘭!”的一声巨响。

    顾锦夏刚刚因为付宁生起身而松下去的一口气,瞬间又提到嗓子眼。

    到底是谁陷害她和付宁生?

    此时应该是来收网的吧?

    可是别说对付对方的能力,那即便是想要看清楚门口的人都有谁,这会儿她都做不到。

    付宁生被重响一震,本能的挪动脚步,想要挡住就躺在地毯上的顾锦夏。

    然而看到门口首当其冲站着的一身西装,浑身都写着暴徒两个字的男人时,他错愕的张张嘴。

    可是还没等付宁生说什么,池故渊就快步冲进来。

    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拳。

    付宁生平时工作忙,很少有机会锻炼。

    此时又中了药全身无力,被池故渊用尽全力的一拳打在左脸上,整个人都栽倒在地。

    “碰!”

    又是一声巨响。

    这一次顾锦夏近距离看清楚,倒在地上的人是付宁生。

    “宁生……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有什么事,你们冲我来,不要为难我的朋友!”

    顾锦夏虚弱无力的声音响起,双手按着地毯试了几次力,奈何却根本起不来。

    只能瞪着一双水雾迷蒙的丹凤眼,想要分辨清楚进来的人都有谁。

    池故渊原本是想要将顾锦夏抱起来先离开的,然而当他看到付宁生挣扎撑着地面要起身的左手,满满都是鲜血。

    以及顾锦夏右脸上明显的血色大手印,他气得更加愤怒。

    “付宁生!你个王八蛋,你到底都对顾愿做了什么?早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居然如此下三滥?”

    池故渊的抬起一脚又踢在付宁生刚要起身的腰上,紧接着一跃骑在付宁生的身上,抡起拳头就朝他打下去。

    顾锦夏这才知道进来的人居然是池故渊。

    她气得连嗓子都变了调,只是出口的声音因为药力仍旧很小:

    “池遇,池遇,别打了!付宁生什么都没做,我们是着了别人的道。真的,我们是清白的。”

    蓝时惊晚了池故渊两步进门,这会儿才从怔愣中清醒过来。

    他千防万防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手段不是在顾锦夏换衣服时,而是在他换衣服时。

    别说顾锦夏已经说付宁生是守礼的,那即便只看场面,也知道付宁生什么都没对顾锦夏做。

    而池故渊现在在干什么?

    他分明就是要打死付宁生的节奏。

    “池故渊!池故渊!你冷静一点。你不去找真正的凶手,趁着付宁生没有还手之力时打他,你算什么男人?”

    蓝时惊都来不及将顾锦夏扶起来,上去用力拉扯池故渊。

    凭借他从先的身手,才算勉强将池故渊给控制住。

    池故渊被蓝时惊拉住,一双水雾蒙蒙的桃花眼都被愤怒填满,仍旧不断挣扎,怒吼道:

    “什么真正的凶手?他明明知道不应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为什么还要跟顾愿进来?那个陷害他们的凶手固然可恨,但是你让付宁生摸着良心,自己说!你对顾愿真的没有私欲?”

    蓝时惊被池故渊的话怼的无言以对。

    是啊!

    付宁生为什么要跟顾锦夏单独共处一室?

    如果付宁生真的只是朋友,那就应该守好朋友的距离,就像他一样。

    即便再担心顾锦夏的情况,仍旧只是在门口把守,处处小心就是了。

    可是付宁生跟随顾锦夏进房,看样子两个人还进到房间最里面,就差没直接到床上去。

    也难怪池故渊疯了!

    换做谁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被情敌压在房间里,脸上胸口都是被对方摸过的血迹,也冷静不下来。

    被池故渊用力打一顿,付宁生体内的药物倒是散了一半,这会儿还在流血的手扶着墙壁站起身来。

    被池故渊打掉的眼镜不在,越发显得付宁生邪魅俊逸,就连满脸鲜血都抵不住他的狂野洒脱。

    “对!你说得都对。池遇,我是喜欢顾愿,我等了她十年。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七十年,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一直等着她回心转意爱上我。可是无论你怎么揣测,我都从未想过在她不愿意的时候,对她做出任何事。这是我对她的尊重,更是我对她的爱。如果时光能倒流,我还是会让顾愿扶着我进屋,但我仍旧不会碰她一下。”

    付宁生的话有些含糊不清,因为腮帮子已经被池故渊给打肿。

    但是他说出来的话气势不减,让所有人都清楚的感受到他内心的坚定与固执。

    爱顾锦夏是一种固执。

    守护顾锦夏是另外一种固执。

    在付宁生的生命中,这两种固执已经根深蒂固。

    哪怕是药物促使之下,哪怕顾锦夏就在他怀中。

    都无法令付宁生动摇一分。

    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在药物作用之下得到顾锦夏的事情。

    因为他知道,那样顾锦夏一定会生不如死。

    而他是万死难辞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