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大佬们溺宠的小病娇,又甜又疯批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大佬们溺宠的小病娇,又甜又疯批 > 第225章 你是故意的?

第225章 你是故意的?

    厉寒枭摇了摇头,眉心紧蹙的说道,

    “我没事,倒是九柠你怎么突然跑到这来了?”

    虽然他知道九柠的力气大,身手也不错,

    但是今天的陈平诡异又古怪的样子,就像被控制了似的,

    厉寒枭还是担心她会吃亏!

    盛九柠皱着眉头的说道,

    “我不是之前跟寒哥哥说了吗,最近帝都不太平,

    我担心寒哥哥,

    所以在你身上装了一个,只有我能找到你的隐形定位装置,

    这样不管寒哥哥是出事还是出轨,我一下子就知道了!”

    厉寒枭墨眸划过一丝意外。

    隐形定位装置?

    他怎么没发现自己身上有这种东西?

    盛九柠:难道我要大实话告诉你,吸了你的血以后,

    我就能感应到你的危机,找到你的位置?

    在看到厉寒枭肩膀上血渍殷红的伤口时,

    少女暗暗握紧拳头,看向地上的陈平时黑眸闪过一丝阴冷的戾气,

    “不管这家伙是不是被控制的,

    敢伤寒哥哥的人,我一个也不会让他活!”

    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受伤,看得她都要心疼死了!

    恨不得把地上的死狗千刀万剐!

    厉寒枭蹲下.身子,手指在陈平鼻息间试探了一下,

    发现人已经死了,不禁皱着眉头的看向盛九柠,

    “被控制?九柠你的意思是,他被人洗脑了?

    我刚才看到你养的那只白色的蝙蝠,冲着陈平发出一道白光后,

    他的体内冒出一股黑烟,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厉寒枭的询问,盛九柠俯身把他搀扶起来,

    “这个家伙是被邪术控制了。

    这种邪术厉祁冥能破,小白它发出的闪电也能破。

    刚才的那股黑烟,就是邪术在男人体内被焚烧后解除了。

    没有邪术的支撑他肉体继续战斗,

    他又受了这么重的伤,那副破烂不堪的身体当然就玩完了!

    不过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如果不是内心贪婪,跟魔鬼做了交易,他也不会被控制!”

    少女挽着男人的胳膊,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满的尽是担心,

    “寒哥哥的寒疾发的突然,现在身体肯定特别难受,我马上带你回去!”

    说着盛九柠冲着凌樾伸出手来,

    “凌樾,把车钥匙给我,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凌樾连忙掏钥匙,

    “今天幸好盛小姐赶来的及时!

    不然这陈平就像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力大无穷的还真是不好对付!

    要不是三爷今天晚上要谈合作,喝了很多寒凉的酒,引发了寒疾,

    也不会给了陈平,有伤三爷的可乘之机。

    盛小姐快带三爷走吧!

    等会警察来了,我就跟他们说,

    陈平因为不满公司把他开除,事先埋伏在停车场,

    早有预谋的要杀三爷,三爷一切都是正当防卫,没毛病!”

    “嗯。”

    盛九柠点点头,搀扶着厉寒枭上了车。

    凌樾则帮忙把她来时的平衡车搬到了车后备箱里。

    看着盘旋在车子顶上的白蝠,凌樾不禁指了指的问道,

    “盛小姐的这只蝙蝠怎么弄?”

    回想起当时把盛小姐从陵城的特殊学校接出来时,

    帮忙搬行李的凌樾,还打算把那只装蝙蝠的笼子放进车后备箱,

    盛小姐还不高兴的埋怨他,要憋死她的小蝙蝠!

    没想到这蝙蝠居然‘人不可貌相’的有这么牛逼的作用!

    居然还能破坏邪术!

    “不用管它,小白它认得回家的路,会自己飞回去的。”

    盛九柠说完边坐进了车里。

    凌樾:蝙蝠还能自己飞回去?这不比狗都厉害?

    果然牛逼的人,养的宠物智商都高啊!

    ……

    平时凌樾开车的时候,厉寒枭都是坐在后排。

    但是这次盛九柠开车,他却坐在了副驾驶。

    因为这样他可以在旁边牵着她的手。

    少女热乎乎的小手,让厉寒枭感觉很舒服,

    但是仅仅是这点杯水车薪的温暖,

    不足以抵御他体内像是泛滥的海水一半,侵蚀上来的冰寒,

    厉寒枭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泡在零下几十度的冰川水中,

    就连反应和感知能力,都逐渐迟缓起来。

    身体的痛楚更是让他下意识的握紧那只小手,

    僵硬的手指甚至把她弄痛了,他都没察觉到。

    盛九柠根本就不在乎这点疼痛,

    只是看到厉寒枭这副煎熬难耐的样子,她更心疼!

    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能喝冰寒的东西,却还要坚持喝,什么合作这么重要?

    一场合作多少钱啊?大不了她赚钱养他!

    反正她一身的小马甲,最不缺的就是钱!

    她也不要他为了工作,这么伤害自己的身体!

    把身体给搞坏了,到时候她跟谁生孩子去?

    很快厉寒枭整个人陷入混沌,靠在座椅上昏昏欲睡,

    盛九柠明显感觉到,他的手越来越冰,

    整个人就像刚从冰箱里搬出来的一样!

    少女暗暗咬唇,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更加快速的向目的地开去!

    ……

    厉祁冥赶到的时候,停车场里只有凌樾一个人,蹲在墙根上边打着游戏边等着警察过来。

    在死人旁边打游戏,心理素质也不是一般的强大。

    看到一身白衣红纱,发髻高盘的厉祁冥来了,凌樾一脸意外的站起身来,

    “四少?”

    怎么四少和盛小姐都像嗅觉灵敏的狗一样,

    不需要通知他们,他们就能自己找过来?

    “我感应到了这边有邪气,就一路顺着这股气息的方位追了过来。”

    厉祁冥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四周,视线落在地上趴着的陈平上。

    “刚才三爷和我被这个暴.徒攻击了,我在等着警察过来做笔录。”

    凌樾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厉祁冥单膝蹲地的检查了一下,身上布满了枪伤和刀伤的陈平。

    虽然他身上的邪气已经被清除了,

    但是身体上还残留着的气息,厉祁冥一闻便知。

    “我猜到这么重的邪气,一定会有攻击。

    但是想不到这个被吸血鬼操控的人,攻击的对象竟然是你和三叔?

    最重要的是,你们竟然还能联手杀了他?”

    厉祁冥站起身来,一脸诧异的看向凌樾。

    吸血鬼是通过滴在符咒上的血液,来控制被操控者,

    傀儡除非身上的血全部流光,否则就算被打烂了心脏,打烂了脑子,

    他依旧可以像丧尸一样起来战斗!

    他有足够的时间和强悍的战斗力,在自己死以前率先杀死对手!

    就算三叔和凌樾的身手再好,也绝不可能胜过一个铜墙铁壁的机器!

    厉祁冥敛下褐眸,神色越发的严肃起来。

    看来师父说的没错,在吸血鬼邪气笼罩下,现在的帝都的确充满了危机!

    他回来才几天的时间?

    现在已经是吸血鬼对人类的第二次傀儡操控了!

    如果是同一个人做的,可见背后的那个人有多心狠手辣!

    对自己有用的,就保住他的命。

    对自己没用的,利用完了后就像垃圾一样丢掉!

    但是为什么背后的那只吸血鬼,要利用这个男人攻击三叔?

    难道他和三叔之间有什么仇怨?

    或者说根本就是认识三叔的人?

    “吸血鬼?”

    凌樾瞪圆了眼睛,狠狠的吃了一鲸!

    虽然他知道四少是玄学大师,但是这个‘玄’不就是故弄玄虚,

    给大款的别墅看看风水,给土豪看看手相和面向,

    专门赚那些人傻钱多的富豪们的钱吗?

    毕竟凌樾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邪!

    吸血鬼这种东西,那不是都活在电视机里面吗?

    却没想到,贞子都不能从电视机里爬出来,吸血鬼居然替她做到了!

    今天亲眼看到像丧尸一样打不死,杀不死的陈平,不信鬼邪的凌樾瞬间就跪信了!

    现在别说陈平是被吸血鬼控制的,就说他是被黑山老妖控制的他都信!

    凌樾解释道,

    “不是我们杀的他,而是盛小姐及时赶到,

    她养的那只白色的蝙蝠射.出的闪电,才让他倒地后彻底没能再爬起来。”

    今天要不是盛小姐及时赶到,玩完的就不是陈平,而是三爷和他了!

    白色蝙蝠?闪电?

    厉祁冥褐眸划过一丝意外。

    想不到那只像小狗一样,替盛九柠看门的白色蝙蝠,

    竟然就是师父跟他讲过的,那种可以发出闪电,焚烧吸血鬼阴暗邪气的雪蝠王!

    之所以称之为王,是世界上任何一种蝙蝠都要听从它的命令,

    这种蝙蝠听说生活在雪域高原,可以适应任何一种极端气候,

    大家也只是听说过这种传说,从来没有人见过它。

    而它自身会发射闪电,更别提有人能有这个本事活捉到它了!

    想不到盛九柠居然有这个本事,不但能找到,更能抓到雪蝠王!

    看来他猜的没错,

    这个一身本事的小姐姐跟他一样,都是捉妖拿邪的‘同道中人’!

    不过据说这种雪蝠王人一但认吸血鬼为主人,

    只要它的一滴血,就可以为吸血鬼增强几十倍的体能。

    也会让吸血鬼变得更强大,难以对付!

    幸好小姐姐不是吸血鬼,不然的话那不成了‘认贼作父’了么?

    厉祁冥看到凌樾身上的西装都被匕首划烂了,衣服上都是尘土,

    这一身狼狈的样子,让男人手捻着发簪垂落下来的红穗,皱着眉头的问凌樾,

    “看来在小姐姐来之前,你们经历过一场恶战,

    三叔没受伤吧?他们两个去哪了?”

    ‘小姐姐’这个称呼让凌樾愣了愣。

    才反应过来厉祁冥是在说盛九柠。

    算来盛小姐还要比四少爷小4岁呢!

    四少爷这么叫人家,还真是稀罕!

    凌樾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皱着眉头的说道,

    “三爷因为救我,肩膀上被刺了一刀,

    盛小姐开车带着三爷先回去了,二少爷正好在家可以帮暂时处理一下伤口。

    这个点他们应该也到家了。”

    说到厉寒枭因为他而受伤,凌樾的脸上充满了自责。

    外界都说三爷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其实三爷是最有情有义的男人!

    哪怕他只是一个手下,三爷也可以像维护兄弟一样保护他!

    不是把他像挡箭牌一样推出去受死!

    三爷只会对背叛他的人下狠手!

    但那也是他们死有余辜!就像今天的陈平一样。

    三爷对他有提携之恩,他却像条反咬一口的狗一样,居然报复三爷!

    凌樾没有告诉厉祁冥,厉寒枭寒疾发作的事。

    这件事三爷不许他告诉任何人。

    本来厉祁冥过来的时候,兜里符咒都准备好了,却没想到没派上用场,

    但听到厉寒枭受伤,他还是不免担心的道,

    “既然这里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我回去看看三叔伤的怎么样。”

    *

    盛九柠没有带着厉寒枭回厉家,而是带着他去了他在郊外的别墅。

    毕竟他身上受了这么重的伤,加上寒疾发作,整个人颜色苍白,意识昏沉。

    要是让厉老爷和凤女士看到的话,还不得担心死!

    停好车之后,盛九柠绕到副驾驶的位置,

    钻进车里后,小手轻轻拍了拍厉寒枭冰凉的脸,

    “寒哥哥醒醒?寒哥哥!”

    靠在座位上的男人眉心蹙了蹙,紧绷的身体像硬的像石头一样,

    回应她的,只有一个从嗓子眼深处发出的‘嗯’声。

    盛九柠皱了皱眉头,

    看厉寒枭这副样子,指望他自己走进去是不可能了。

    没办法,盛九柠只能扯过厉寒枭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把他从车上扶下来。

    厉寒枭的身体就像倒下来的雕塑,

    整个人沉沉的压在小女人的后背上,像是喝醉了似的。

    盛九柠庆幸自己力气够大!

    不然像她这么小小的一只,还真是驮不动这尊大佛!

    在把厉寒枭驮进别墅的房间后,盛九柠先把人放在床上,

    她并没有忙着去卫生间的浴缸里放满热水,

    像厉寒枭平时泡温泉驱寒那样,把他泡在里面。

    虽然这种方式可以让他体内的寒气,短时间内迅速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但是现在他身上有刀伤,伤口碰到水是会感染的。

    所以她要先去找包扎伤口的医药箱,帮他给伤口消炎。

    之前看厉寒枭一副自己对这也不熟的样子,况且他现在又叫不醒,问他东西放在哪里白问。

    盛九柠决定自己去找!

    虽然费了一番功夫,但总算顺利找到了医药箱。

    箱子里面的东西除了给伤口包扎的,就是一些消炎药和退烧药。

    一看就是给经常受伤的人应急的。

    盛九柠回头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眉心紧蹙,眼睛紧闭的男人,

    能够准备这么齐全的东西,厉寒枭以前到底受过多少伤?

    这么想着,微眯起眼睛的小女人,忍不住又想把那个今天晚上攻击他的家伙碎尸万段了!

    还有那个背后的操纵者!

    厉寒枭身上受的这一刀,今天她记下了!

    等到时候揪出那个幕后黑手,她一定要10倍的替她男人讨回来!

    盛九柠最讨厌的就是系裤子和解扣子。

    小女人跪在床上,暴躁的把厉寒枭身上的衬衫一扯!

    直接报废了这件染血的衬衫。

    只不过在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时,布料摩擦着背后的伤口,

    男人原本就僵硬的身体蓦地一紧!

    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厉寒枭的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了几分。

    他的血是唯一可以让她失控的东西。

    她那么喜欢他的血,当今天看到厉寒枭的血染红了衣服时,

    盛九柠的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小手拧了似的疼。

    盛九柠也不管意识昏沉的厉寒枭能不能听到,俯身趴在他耳边说道,

    “寒哥哥,等会我要帮你处理伤口。

    会很疼,但是我会动作轻一点。

    寒哥哥你忍耐一下。”

    说完少女低头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

    把男人的身体侧翻过去,小心的帮他清理起伤口。

    匕首是直上直下插入厉寒枭肩膀的,虽然伤口不大但是非常深,

    盛九柠消毒的时候,却需要把伤口扒开,棉花深入的探进伤口里面去消毒,

    感觉到厉寒枭的身体因为强忍着疼痛,而微微颤抖起来,

    盛九柠低下头,边消毒边轻轻的替他吹着伤口,

    背对着她的男人竟真的渐渐平静下来。

    因为伤口太深,伤到了筋骨,

    后期恢复的时候还需要把粘连的筋膜撕扯开,这样才不会活动受限。

    那种每天都要被强行拉扯的疼痛,不次于现在!

    想到这些,她又心疼了!

    在帮厉寒枭清理完伤口后,盛九柠把空调暖风打开,

    又从衣柜里拿出一床最厚的被子,盖在厉寒枭身上后,

    她快速把衣服脱了,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吊带和小短裤,关了灯以后自己也钻进了被窝。

    少女两只小胳膊紧紧的搂着男人,身体跟他紧密相连的贴上来,

    努力把身上的热度全都传递给厉寒枭,缓解一下他体内的寒疾。

    厉寒枭在意识昏沉间,逐渐感觉到一股温暖,像是冰冷的海水中注入的一股暖流,

    让他被冻僵的身体渐渐有了感觉,

    那酸胀疼痛,让人倍受煎熬的感觉,也没有原先那么强烈了,

    除了那暖意,逐渐复苏的感官,让厉寒枭感觉到怀里像是被塞了一个暖暖的,软软的热水袋,

    他逐渐收拢不再僵硬,还有了几分力气手臂,

    恨不能把那只软软的小东西,揉进身体里。

    手臂带动着肩背上伤口的疼痛,也让厉寒枭混沌的头脑更加清醒了几分。

    盛九柠感觉到自己被原先全身僵硬的冰雕美男抱紧,不禁抬起头看向他,

    “寒哥哥你好点了吗?”

    少女温热的呼吸浮动在他下巴上,像是一种无形的诱惑,

    男人睁开暗无边际的黑眸,鼻吸间闻到她嘴巴上擦的水果香的唇膏,由着本能的吻了上去。

    他的身体还僵硬着,这并不妨碍他一手托住她的后脑,

    逼得她微微抬起头来,更加深的迎合着他的吻,

    一手紧箍着她的小腰,拉向自己。

    在这个火热的吻中,厉寒枭的身体像是冰山融水般逐渐融化,

    越来越清晰的感觉,透过他大掌下少女光洁的皮肤,

    纤细的小腿传递给他,深深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也让体内的火种越烧越烈,

    厉寒枭一个翻身的压了上来,盛九柠两条小胳膊勾在他的脖子上,

    不容他有任何的思考和质疑,主动贴合着吻了上来。

    她的身体就像一直不断加柴,持续高温烧着的小暖炉,

    烧得他刚刚恢复意识,便被烧的理智全无,

    原本冰冷的身体,也被这只小暖炉炙烤的逐渐恢复了正常的体温。

    虽然身体的疼痛还没有完全退去,但是已经完全不妨碍做任何……

    他想做的事!

    悬在身体上方的男人微微气喘着抬头,

    温热的掌心爱不释手的描绘着小女人脸,沙哑的嗓音语气笃定的道,

    “你是故意的?”

    故意带他来这,故意只有他们两个人,

    故意想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发生点天雷勾地火的事!

    盛九柠小脸在男人的掌心中摩擦着,就像一只喜欢被主人爱抚的娇懒猫咪。

    少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私心,

    小手描绘着男人肌肉坚实的臂膀,歪头思忖着,

    “厉教练之前说下次带我来别墅的时候,要教我一些其他的运动姿势,

    我这么好学的学员,厉教练是不是也该大方点,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全教给我?

    还是厉教练以前没有带过学员,没有经验?”

    碰上今天这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她要是不主动点,

    谁知道他嘴里说的下次,是明年还是后年?

    厉寒枭捉起少女不安分的小手,火热的薄唇亲吻了一下,

    “经验这种东西,就是要教练和学员一起摸索,

    不断调整姿势,才能达到运动的最佳效果。”

    说完男人从她的手指,一路顺着她纤细的胳膊,

    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到盛九柠的脖颈,

    最后吻上她嫣然的唇瓣,

    “丫头,我爱你,我想要你……”

    盛九柠两只手交错在男人的颈后,

    “我也是。”

    她也爱他。

    她也想要他……

    天天晚上想要吃了他,想到睡不着觉的那种想!

    男人勾唇,骨节分明的大手穿过她葱白的纤纤玉指,

    和她十指紧扣,密不可分的紧紧纠缠在一起。

    他会像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明珠一样,

    把她呵护在掌心,小心而温柔的对待她,

    以前她是他最爱的女人。

    今天晚上,她是他的女人……

    以后,她是他的妻。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大佬们溺宠的小病娇,又甜又疯批更新,第225章 你是故意的?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