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见猎心喜!直接踩死!

第四百三十一章 见猎心喜!直接踩死!

        四合院此时的硝烟和灰尘都已经散尽,但是浓厚的血腥味却久久不散。

        杜蔚国已经带着王离他们离开了,而王洋巴特他们都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

        此时此刻的四合院,家家户户都是门窗紧闭,悄无声息,连灯都不敢开,就更别提出门查看了。

        之前的枪声,爆炸声,还有惨叫声,已经让四合院的这些左邻右里们都已经被吓破胆了。

        30分钟之后,将近凌晨3点钟的时候,也是夜晚最深最浓的时候。

        四九城南城区城郊的一处独门独院的2进的宅子里,一个眼神有些阴蛰的年轻男人正站在窗户边上在抽烟。

        这个男人的年龄大概30岁左右,身材高大,相貌英挺,皮肤白皙,端是生的一幅好皮囊。

        他的穿着也非常的得体,如同翩翩浊世佳公子一般,只是他的脖子上有一条极其狰狞的伤疤一直蔓延到了下巴上,破坏了他整体的儒雅气质。

        他的手边正放着一部最新型号的步话机,他正一边抽烟,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摩挲这步话机的听筒。

        此时,一个身材非常丰腴的年轻女人凑了过来,她的声音之中透露着无法隐藏的惶恐不安:

        她拉住了男人的手臂:

        “枭,我们还是赶紧转移吧,我估计大眼和老九他们肯定是已经折了!那个杜阎王可不是好相与的!”

        这个男人此时长长的吐了一口烟气,熄灭了手里的烟头,他的声音特别难听,宛如是钢刀划拉粗瓷一样,极其刺耳:

        “已经来不及了!白屏,你不觉得我们的院子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吗?前几天晚上,可是每天都叫春的夜猫。

        从1个小时之前就已经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我们应该是已经被包围了,陈树生那个该死的到底还是把我们给卖了!”

        “啊!那我们怎么办啊?枭,我们要不投降~~呃~”

        这个叫做白屏的丰腴女人,她的声音戛然而止,一把锋利的短刀,在她说出投降的瞬间就极速的插在了她的咽喉之上。

        短刀刺穿她的咽喉之后迅速收回,刀身雪亮,上没有沾染一丝的鲜血,而最神奇的是短刀根本就没有刀柄。

        呈现出非常优美的柳叶形状,而且最诡异的是,这把刀也根本就没有握在男人的手上。

        如同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白屏此刻用手紧紧的捂着脖子,妄图止住喷溅而出的鲜血,她满脸满眼的不可置信。

        她根本就不在乎如同魔术一样莫名出现的短刀,她在乎的是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动手会杀她。

        就在昨天晚上,云雨过后,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娶她呢?陪她一生一世呢!

        所以说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这是女人的最后一个念头,随即无边无际的黑暗就吞噬了她。

        白屏慢慢的栽倒在地,喷涌而出的鲜血迅速的染红了地面,她到死都没有闭眼。

        而这个叫做枭的男人却嫌弃似的后退了一步。

        他可不想踩到血液,这可是一双新皮鞋,他看着地上白屏的尸体冷笑了一声,眼神冷漠,表情也变得有些癫狂,他自言自语道:

        “傻皮娘们,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真是可笑!居然还敢劝我投降!靠你胸口多长的二两肥肉吗?

        桀桀桀,杜阎王,是你来了吗?那今天晚上就让我好好见识见识,你到底有什么本领!”

        男人的代号叫枭,盖因他的脖子早年时候受过重伤,所以笑起来就好像夜枭嚎哭一样,特别的恐怖,由此而得名。

        此时,已经有人影开始从四面八方朝着这处宅子涌来,径直的翻越了这座宅子的围墙,然后开始悄无声息的搜索每一间屋子。

        最后,大批的人影都朝着这最后一间,也是唯一亮灯的一间屋子围拢了过来。

        无数的长枪短枪黑洞洞的枪口都指向了这间屋子,此时,一条人影越众而出,朗声说道:

        “里边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立刻举起双手,走出屋子!”

        这赫然是安卫民的声音,原来这边带队负责指挥的是他。

        “吱嘎”

        一声,门开了,枭神情平静的举着双手走了出去,他站在门口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由的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快点走出来!”

        安为民的眉头一皱,厉喝一声,两名同志此时已经越众而出,快步上前,掏出手铐就要制服他。

        就在这时,变生肘腋,光芒闪烁,两名才刚刚靠近他的同事,几乎瞬间就捂着脖子栽倒在地。

        而此时此刻几道闪亮的弧线也瞬间从夜枭的背后骤然升起。

        这是由利刃组成的的犀利弧线,连同袭击之前两名同事的利刃,一共只有6道。

        但是却交织出了一张密不透风的死亡之网,朝着安卫民和他的部下们凶猛的席卷而去。

        “塔塔塔!噗噗噗!”

        刺耳的枪声和利刃入体的声音伴随着凄厉的哀嚎瞬间响起,彻底打碎了黑夜的寂静。

        在这刀网形成的一瞬间,狡猾夜枭就翻滚进了房间里,躲过了射向他的子弹。

        就这一波刀网袭击,就小一半的同志就倒在了血泊之中,或死或伤,甚至就连安卫民都已经中了两刀。

        已经手枪落地,单膝跪倒在地。

        就在这柳叶飞刀去势已尽,速度变慢,即将落地或者插在墙上的时候,夜枭狞笑着在房间里轻轻的招了一下手。

        就如同传说中的御剑一样,几把飞刀猛地掉头,好像死神的镰刀一样,划着玄妙的弧线,重新交织盘旋飞斩而来。

        此时场中完好无损的同志们都已经有点懵了,无意识的开枪扫射着,寄希望能击落这几把飞刀。

        但是这玩意速度极快无比,肉眼根本就跟不上它的飞行速度,而且距离又近。

        大家伙只能勉强看见飞刀在月光下划出的弧线轨迹而已,想击落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一样。

        安卫民此时捂着受伤的胳膊,已经站不起身了,他望着迎面而来的刀光,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砰砰砰~~”

        54式手枪独特的轻声夹在步枪的声音里,毫不起眼,但是却实实在在的瞬间击碎了3柄飞刀。

        这个无柄的柳叶飞刀非常轻薄,锋利无比,但是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非常的单薄。

        特别的脆皮,遇见动能强大的7.62毫米子弹,瞬间就被打得粉碎!

        在月光才折射下,银光闪烁,如同烟花一样,煞是好看!

        而此时其余的几把飞刀也都如同失去了牵引一样,纷纷力竭,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

        及时救场的当然是杜蔚国了,他紧赶慢赶的终于是及时赶到了,可是就算是他。

        也只来得及击中3柄飞刀,他的视力倒是跟的上,但是手枪的射速却跟不上了。

        他本来和安处长约好了,要等他到了,汇合在一起行动的,没想到,这个安处长居然也犯了和侯建军一样的毛病。

        唉!

        当飞刀被凌空击碎的时候,躲在屋里的枭猛然间闷哼了一声,眼睛登时就血红一片。

        额头青筋爆出,鼻子嘴巴也都瞬间血如泉涌,他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反噬。

        夜这个家伙也是个极其果断的狠人,眼见吃亏,他毫不停留的撞破了屋后的一面假墙。

        然后身形如同鬼魅夜鸟一样,无声无息的翻越了院墙,几乎快到不可思议。

        他飞跃院墙的瞬间,手中甩出两柄飞刀,伤了院外负责警戒的两名同志,就想逃之夭夭!

        “王离,你们留在原地警戒,我独自去追!”

        杜蔚国一边下着命令一边顺着夜枭逃走的路径就追了上去,身形比夜枭还要灵巧,还要迅捷。

        枭逃跑的速度非常快,几乎都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飞檐走壁,腾挪闪躲之间,如同贴地飞行一样!

        此时的杜蔚国心头十分的火热,枭这家伙,他这到底是异能?还是某种只在传说中听说的修炼秘术呢?

        丫的,穿越到这个世界都已经快2年了,这还是杜蔚国第一次看见有人类使用超自然的能力呢!

        杜阎王自然是见猎心喜!

        虽然枭的身形如同鬼魅一样,速度更是快到不可思议,但是他想甩掉杜蔚国,那却是痴人说梦一样。

        就算不动用闪烁技能,杜蔚国此时的三围属性也都是绝对超人的存在,无论体力,耐力还是爆发力全都都完爆他。

        其实最关键的还是杜蔚国的超级视力。

        可以夜视,可以远视,不仅如此,而且还拥有极其变态的动态视力,就如同天眼一样,所以枭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

        他也确实试过很多办法,突然变向,急停之后突然加速,又或者突然翻越到某一处院子里。

        但是不管枭怎么折腾,杜蔚国都如同跗骨之疽一样,一直都紧紧的贴着他,如同地狱的勾魂的使者一样。

        一向自大狂妄的枭此时亡魂大冒,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冰寒彻骨的恐惧,死亡的预感已经笼罩了他!

        枭此时的形象早就已经变得狼狈不堪,那里还有一丝一毫的贵公子气质?

        他此时额头已经布满了汗水,有累得也有吓得,嘴角和鼻子还在不停的涌出鲜血。

        不仅脸上下巴都是血,甚至把胸前的衣服都已经染红一大片了,笔挺的烟灰色的中山装变得污秽不堪。

        他的表情更是狰狞一片,双目赤红,直如厉鬼一般,早就没了刚才的潇洒从容。

        之前杜蔚国电光火石之间就打碎了他的三枚飞刀,而他的能力是利用意念力控制利刃飞行。

        飞刀被击碎的瞬间,他的意念力也是受到了强烈的重创和反噬,他的脑袋里现在仿佛是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似的,无法形容的疼痛。

        他之前也曾无意中被人击碎了一柄飞刀,但那是瞎猫撞见了死耗子,就这样,他当时也是足足躺了半个月才恢复过来。

        而这一次,他感觉没有几个月,是特么别想缓过来了!

        但是眼下的情况,别说几个月了,就是一分钟的喘息时间,杜蔚国都不会留给他的。

        杜蔚国始终就吊在他身后10米左右的距离,紧紧的跟着他,眼下这个局面,杜蔚国可以套用一句美队的装比名言:“我可以耗一天!”

        又跑了一会,枭一个踉跄之后,猛然栽倒在地,他已经被追到油尽灯枯了。

        这里距离刚才他藏身的那个院落大概有15公里左右,还不到半小时,就跑出来这么远,这个家伙果然不同凡响。

        杜蔚国一边暗忖一边也停下了脚步,额头连滴汗水都没有,气息更是丝毫不乱。

        他并没有贸然靠近,而且站在原地点了一颗烟,烟头明暗之间,杜蔚国的表情似笑非笑的。

        杜蔚国悠闲的吐了一口烟气,用下眼线打量着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样的夜枭。

        这家伙如今一动都不动,甚至连呼吸的身体起伏都没有,好像是已经死了一样,杜蔚国的嘴角此时轻轻的一勾。

        “啪嗒!”

        一声脆响,两副手铐精准无比的扔在夜枭的右手边,杜蔚国充满戏谑的声音响起。

        “你也是算是一号人物了,装死可就太恶心人了,看你好像是会点特殊的本领,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自己把手脚拷在一起,第二,我用子弹打断你的四肢,然后把你拖回去。”

        杜蔚国的话音刚落,此时枭猛然间翻身而起,与此同时他衣袖之中,寒芒炸裂。

        瞬间甩出两把飞刀,然后这两把柳叶飞刀划着玄妙的弧线,速度奇快无比的朝向杜蔚国交叉袭来。

        “砰砰!”

        两声沉闷的枪响,两柄飞刀如同烟花一样,毫无悬念的被杜蔚国给凌空打得粉碎。

        杜蔚国扔掉烟头,面带微笑,好整以暇的重新更换了一个弹夹。

        他并不怕更换弹夹的时候,夜枭突然袭击,他的空间里始终都有两把勃朗宁始终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渴望饱饮鲜血已久了。

        换好弹夹之后,杜蔚国冲着他勾了勾手指,语气极度戏谑:

        “来来来,我都挺长时间没打移动靶了,再飞几个!”

        “哇!”

        一口鲜血从枭的嘴里直接喷了出来,他一言不发的仰面栽倒,也不知道到达是反噬还是单纯是被气得。

        杜蔚国步伐轻松的慢慢走到他的面前,嘴角牵扯出一道略显残忍的弧线。

        狠狠的一脚踩在夜枭的胳膊上,顿时就发出刺耳的骨裂声,他的胳膊顿时就扭曲成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

        丫的,这特么是真的晕死过去了啊?本来还想问你几个问题的,结果就这?这也太让我失望了。

        杜蔚国站在原地暗暗的琢磨了一下,眼神中精光一闪,然后狠狠一脚就踏在他的脖子上。

        “咔吧!”

        黑夜之中,响起一声极其渗人的脆响,枭的脑袋一歪,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他的脖子被杜蔚国这一脚直接踩断了。

        他在重度昏迷之中直接断了气,从都到尾都没有说出一个字,与此同时,杜蔚国的系统也在脑海中也发出了震颤。

        嗯,杜蔚国虽然对他有点好奇,但是还是决定不留他了,他大概率是个异能者。

        身体素质非常强大,战斗力非常彪悍,而且还拥有特殊能力,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狠人。

        杜蔚国却能轻而易举的击败他,甚至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我特么管你是啥人呢?直接踩死算逑!

        杜蔚国觉得这个家伙一旦被留了活口,难免日后被有心人刻意打探和觊觎,甚至切片研究。

        到时候自己也容易被引火烧身,还不如直接把他弄死,一了百了。

        想到这里,杜蔚国连忙把他脖子上的脚印清理干净,然后还掏出小唐刀,硬下心肠。

        在胳膊和腰腹间都划了几道浅浅的伤痕出来,将将见血的那个程度,丫的,毕竟做戏做全套吗?

        以换伤的代价勉强击毙,和轻松踩死肯定不是一码事啊!

        在某个领域里,强大到不可一世的枭,这才第一次踏足四九城,就直接折戟沉沙,死在这完全不知名的小巷里。

        此时,由于枪声,周围的几户人家都已经陆续亮了灯,更有大胆的直接打着手电出来查看情况。

        杜蔚国向出来查看情况的管事大爷,直接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让街坊们帮忙去联系最近的派出所。

        很快,一台挎斗摩托车就出现在杜蔚国的眼前。

        摩托车上的同志再次检查了杜蔚国的工作证之后,态度顿时变得亲热起来,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杜阎王如今在体系里也算是大名鼎鼎了。

        虽然他现在的工作证还是保山研究所的保卫副处长,但是人家依然能够对得上号,领头的是今晚值班的副所长,他笑着调侃道:

        “真没想到啊,我们这珠江路派出所居然还能遇见杜阎王您这尊大神呢!杜处长,有啥需要我们配合的?您尽管指示!”

        “可别,龚所,您可别拿我逗乐子了,请您给轧钢厂的专案组负责人胡司长打个电话,让他们赶紧派车来接我就好。”

        杜蔚国态度非常的谦虚和善,尽量的低调,他可不敢撅尾巴,他现在看似风光。

        其实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已经碍了很多人的眼。

        到时候一个持功而骄,飞扬跋扈的大帽子扣下了,也特么是够他喝上一壶的,尤其距离特殊的时期已经不远了。

        杜蔚国更要尽量的小心谨慎,与人为善,不留话柄,这不连发烟,杜蔚国都是发的牡丹烟,然后火柴点火,和光同尘绝对是没毛病的。

        正所谓人心隔肚皮啊!有些事不得不防。

        20分钟之后,王离他们就开车赶了过来,杜蔚国告别了龚所他们,带上枭的尸体,一路驱车返回了轧钢厂。

        杜蔚国回到轧钢厂的时候,都已经凌晨4点多了,天都已经蒙蒙亮了。

        杜蔚国披星戴月,刀光剑影的折腾了大半宿,此时感觉饥肠辘辘,浑身发冷,伤口也有点疼。

        小礼堂之中,胡斐脸色铁青,许久不见的老郭居然也在这里,看见杜蔚国回来。

        胡斐大步迎来上来,他急吼吼的问道:“杜蔚国,人抓到了没有?”

        杜蔚国虽然脸色平静,但是眼神之间的不忿的神色一闪而过:

        “嗯,这家伙负隅顽抗,而且他的身手很硬,还会特殊的功夫,我没办法活抓。”

        “人呢?”胡斐情急之下伸手拉住了杜蔚国的胳膊,焦急的问道。

        “外边走廊上呢。”

        杜蔚国甩开了胡斐的手,语气变得冷冰冰的,他此时已经极度不耐烦了,有点寒心了。

        丫的,他出去忙活了一个晚上,披肝沥胆的浴血奋战了两场,胡斐现在居然只是关心一个死人。

        胡斐根本就没顾及杜蔚国的情绪,大步的走出去查看夜枭的尸体去了。

        老郭却走到杜蔚国的跟前,用力的抱了抱他,还亲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注意到他的伤口。

        其实也不怪胡斐和老郭,杜蔚国喜欢穿黑色,所以总是一身黑,伤口和流血并不严重,所以根本就不明显。

        老郭的语气变得有点尴尬和羞赧:“蔚国,你挂彩了?胡司他~~”

        这会杨采玉也被吵醒了,正望眼欲穿的看着杜蔚国,眼角还挂着清晰的泪痕。

        她已经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根本都没有睡,才刚刚坐着眯了一小会。

        “郭处,咱们一会再聊,容我先去儿女情长一会!”

        杜蔚国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粗暴的打断了老郭的话头,大步朝着杨采玉走了过去。

        老郭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真是一点没变,还是原来那副德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