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沈先生大腿我抱定了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沈先生大腿我抱定了 > 010 风波

010 风波

        许箐气急败坏,偷偷掐了一把沈棋墨的腰。乔宝儿脸上做娇羞状,心里却被这话恶心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沈老爷子就没拿正眼瞧过许箐,他开口继续道:“既然如此,棋墨你今晚就直接在宴会上公开你俩要订婚的消息吧,两人早点在一起你可以天天和你的仙女在一起。”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几位又一次变了脸色。

        乔宝儿没有什么意见,她本来就想着在比较大的场合揭开沈棋墨和许箐的真面目,她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收集证据。

        乔宝儿依旧一脸娇羞的表情:“一切听爷爷安排。”

        沈鑫的眼神彻底暗淡无光,然而在场的人都没空理会他的心情。

        沈棋墨有点不乐意,即使看到沈鑫吃寡的表情很爽,但这不代表他要和乔宝儿那个蠢女人捆在一起。

        沈棋墨想办法开口拖延:“爷爷,这件事是不是要和乔伯父乔伯母商量一下,订婚这种事情不是要选个好日子,把时间一块公布吗?”

        沈老爷道:“对对,之前和宝儿爸妈通话的时候提了一嘴,但是具体细节还没定下来呢。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等会就直接公布。”

        “可是——”沈棋墨想继续说点什么,却被他父亲给拦住。

        沈老爷见众人没有其他意见,就心急如焚的杵着拐杖往二楼奔去,满头白发的他依旧体力充沛,沈老夫人也跟在后面上楼去了。

        “你跟我过来一下。”沈父的脸色黑得不行,向儿子丢下一句话就往外走。沈棋墨只能默默跟上去。

        “啪”,一时间猝不及防,一个巴掌毫无预警的落在沈棋墨的脸上。

        沈棋墨由于习惯力身子向左偏了偏。

        “你这是干什么?”不放心他们父子的沈母跟在他们后边来到花园,看到儿子被打立马冲了出来。她心疼的捂住沈棋墨的脸。

        估计需要顾及等会要宣布订婚的事需要沈棋墨在场,沈先生留了几分力道,巴掌虽然拍得很响亮但是没有在沈棋墨脸上留下太重的印记。

        沈先生生气地训斥:“你看看这孽障,他想干什么,别以为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鬼混,乔宝儿你是不娶也得给我娶。”

        “沈家需要借助乔家的势力,将公司扩展到国外市场,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敢随便领了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你是生怕乔家人对你没意见,你那野种二叔还对公司虎视眈眈着呢。你最好给我把乔宝儿哄得服服帖帖的,不然我有你好看。”

        沈母自从嫁人以后就再也没工作,当个高高在上的阔家太太,也正因如此,她在丈夫面前没有什么发言权。虽然心疼儿子,但是她面对丈夫气都不敢出一下,只能暗地里将账记在乔宝儿的身上。

        另外一边,乔宝儿在角落里一口一口用勺子吃着手里的小蛋糕,仔细一看你会发现她的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上只是机械的重复着进食的动作。

        可是偏偏有人不放过她。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哟,这不是我们未来的沈夫人,怎么不见棋墨陪着你。哎呀,有些女人真是可怜啊,不管在怎么努力讨好长辈有什么用,男人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她还要眼巴巴的盼着,对方什么时候能施舍她一个眼神,就像一条讨不到骨头的狗一样。”

        来人是林玉莹,她是乔宝儿和沈棋墨的大学同学,一直喜欢沈棋墨。沈棋墨良好的家世,外表帅气阳光,身边不缺异性朋友,这就吸引了同样是富家小姐出身的林玉莹。

        林玉莹是家里的独女,被家人宠的无法无天,性格也比较嚣张,典型的公主病,上学的时候林玉莹就经常阴阳怪气的针对乔宝儿。

        说起这件事还要好好感谢一下许箐。

        此时的许箐还在扮演着和乔宝儿姐妹情深,但事实上对这新出现的情敌虎视眈眈。

        有次见林玉莹又在给乔宝儿使绊子,许箐她倒是一副绿茶哭哭啼啼的跑到沈棋墨那里替乔宝儿告状,弄得沈棋墨对林玉莹的印象并不太好。

        乔宝儿那时候还对许箐感恩戴德,坚信许箐对她姐妹情深,现在想想自家真的是蠢。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林玉莹居然还没有放弃。刚刚沈老爷子说的话附近一小众宾客听到了,传到林玉莹耳朵里也不稀奇。

        乔宝儿也不是另人欺负的主,她放下蛋糕,站起来冷冷地酸回了一句:“是啊,某些女人再怎么努力也没用,别说男人了,连长辈都讨不回。”

        “你——”没想到自己把自己绕进去的林玉莹瞪大了眼睛,想跟乔宝儿理论。

        乔宝儿没打算在这个脑子不好使的女人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好狗不挡道。”

        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林玉莹故意向前一扑,高脚杯歪倒,香槟洒了乔宝儿一身。

        周围的人渐渐开始注意到这边。

        林玉莹捂嘴表示惊讶,矫情地道:“哎呀对不起啊,我今天的高跟鞋不太合脚,一时没站稳撞到你,未来的沈夫人没事吧。”

        乔宝儿冷眼看着林玉莹,没有说话,而是趁着林玉莹不注意,拿起桌边的香槟抬高手从林玉莹头上淋了下来。

        这一动作彻底让林玉莹失态,大声尖叫。

        “乔宝儿,你在干什么!”林玉莹顶着还在滴水的卷发,和有点花掉妆容,双手握拳大声喊着。

        大厅瞬间寂静无声。

        林玉莹的公主病彻底发作,丝毫不顾及仪态,抬高手臂向乔宝儿挥过去。

        乔宝儿下意识的想往后躲一步,有一个人却抢先一步抓住林玉莹高高举起的右手。

        乔宝儿和林玉莹都顺着手臂望过去。

        林玉莹瞬间有点发愣,面前的男人五官立体,棱角分明,竟然长得比沈棋墨还好看。

        被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这样盯着,林玉莹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整个人有点局促。

        “你想干什么?”男人开口却犹如十二月的寒冰般寒冷。

        林玉莹却在这个时候装起了委屈,一改刚刚的嚣张跋扈,一副粗粗可怜柔弱小白花的样子:“我刚刚只是不小心没站稳把香槟洒到乔小姐身上,我已经向乔小姐道过歉了还准备赔乔小姐的晚礼服,但是乔小姐还是不依不饶的,还将香槟泼回我身上。”

        乔宝儿暗自冷笑,看来林玉莹也是长了教训,开始玩许箐的那一套。

        “泼得好。”男人附和道。

        林玉莹瞬间卡壳,他刚刚说什么。

        乔玉莹也没想到,沈鑫居然问都没问清楚事情真相,就偏袒她。她感觉心里有一股暖意划过。

        沈鑫狠狠的将林玉莹的手臂甩了下去,开口道:“我怎么不记得沈家今天邀请过这么粗俗无礼的客人,保安。”

        林玉莹有点慌了,她要是今天被赶出去了那还不被上流社会的人笑死了,以后哪个宴会还敢邀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