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天下藏局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天下藏局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四君家的来历

第一百七十九章 四君家的来历

        聋妈在床边坐了下来,语调缓慢地问我们:“你们可知道李淳风?”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些。

        李淳风是唐朝的风水大师。

        传说他与袁天罡合著《推背图》,该图共计六十象,预测了几千年的国运。

        我坦诚回道:“倒了解一些,但不多。”

        “年轻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很好。”聋妈赞许地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们可知道唐朝大明宫含元殿?”

        我回道:“知道。阿房宫、含元殿、则天明堂、圆明园、大报恩寺琉璃宝塔,被认为是古代被毁坏的五大建筑奇迹。大唐气象万千,天下来朝,含元殿也有‘千官望长安,万国拜含元’之美誉。”

        聋妈闻言,长叹了一口气:“世人皆知含元殿,唯独不识殿中冕。”

        “含元殿建成于六六三年,建成之时,年已耄耋的风水大师李淳风,为保这片土地万代昌隆似盛唐,在正殿中间藏了一顶冕旒帝王帽。因此,大诗人王维有一句佳句‘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讲得就是天下来朝拜含元殿的场景。”

        我不知道为什么聋妈突然讲起了这个。

        但隐隐中感觉,这事情绝对与佛天珠有关。

        果然。

        聋妈话峰一转,继续说道:“可大唐为什么能国运鼎世,成为古今神往之盛世?”

        “传说,李淳风在冕旒帝王帽心内暗中藏了一颗佛天珠。这颗佛天珠可不简单啊,据说它来自昆仑山祖龙脉龙额头上神石所造,乃国之文脉,可佑万世隆昌。”

        “可惜啊,两百多年后的八八六年,含元殿被毁,冕旒帝王帽被火烧,里面佛天珠彻底消失不见。但李淳风乃风水神师,他岂会预料不到自己死后两百多年会发生之事?”

        “当年李淳风在冕旒帝王帽心藏佛天珠之时,就曾偷偷设下江湖金榜,金榜召集了四位甘为华夏守文脉、庇佑世间万载昌的顶尖护宝高手,他们号称为天南地北四君家!”

        “四君家揭了金榜之后,立东方、起重誓。从此以后,四君家以护宝技艺万载不失、护宝之责世代绵传,守护文昌至宝佛天珠、共佑天下文脉为己任。”

        “含元殿被毁了之后,四君家传人将佛天珠给抢了下来。他们按李淳风要求,将佛天珠藏在西域古佛国大墓之内。待天下混乱、国运凋敝之时,四君家传人便会按李淳风生前指示,把佛天珠从西域古佛国大墓中取出。”

        “将佛天珠朝天上北斗七星方位供奉祭祀,祈求庇佑天下昌隆。一千多年来,四君家传人历来如此坚守。”

        我和陆岑音顿时面面相觑。

        血诗当中天南地北四君家竟然是这个来历!

        聋妈继续说道:“当年揭金榜订君子协定之时,李淳风曾赐予了四君家各一件神器,等于四把钥匙。要从西域古佛国大墓中取出佛天珠,必须四君家同时拿着手中的神器,一起合力,方能打开。而陆家也为四君家之一,神器就是麒麟玉佩!”

        这首诗,终究解开了。

        天南地北四君家,共守佛珠庇华夏。

        万载麒麟首衔尾,百年世家不语花。

        阐述完毕背景,聋妈开始讲起了陆知节那夜回来之后的事。

        九一年九月十三日晚上,陆知节从西域匆匆赶回来。

        他面目阴沉,神情无比冷峻,到了聋妈房间之后,狂吐了几口鲜血。

        聋妈是陆知节的女人没错,但实际上,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与王叔一样,一位女护宝红花。

        陆知节作为陆家家主,身份备受瞩目,常有危险。

        为更好保护陆知节,聋妈虽一直待在他身边,但始终作为既聋、又哑、不动的暗花存在。

        当天晚上,陆知节强忍着身体的痛苦,将陆家成为四君家之一的传承来历以及他去西域之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聋妈。

        清末之时,金陵陆家先祖少文,承其中一君家传授护宝技艺,成为四君家之一,被授神器之一,麒麟玉佩,号称麒麟君家。

        发展至今,成为金陵第一古董世家。

        但此秘密,向来只有陆家家主知道。

        当年,李淳风为了避免四君家互相串通,曾立下了一个规矩:除了四君家的头领——“老司理”一脉之外,其它三君家均互不知道对方为谁、对方的神器为何物。

        西域古佛国大墓若要开启,必须在国运凋敝之时,由老司理一脉统一下达密令,将一杆刻有冕旒天子帽纹路的古箫作为信物,邮寄给其它三君家,召集大家同时前往西域古佛国,打开大墓之门,拿出佛天珠,再将佛天珠朝着北斗七星供奉祭祀。

        古箫一吹四君动。

        共赴佛国祭天珠。

        九一年年初,陆知节突然接到了一杆刻有冕旒天子帽纹路的古箫。

        陆知节大惊,当即从陆家至宝地主老财扛米袋里面拿出了麒麟玉佩,赶往西域,历经艰险,终于到达西域古佛国遗址。

        但在此过程中,陆知节却总感觉不对劲。

        其一,当年华夏起势正盛、日益繁盛,丝毫无文脉凋敝迹象。

        其二,在西域漫漫黄沙之中,陆知节偶然发现了另外一支被折断刻有冕旒天子帽纹路的带血古箫,旁边还有被挖掉的眼珠、钢钉钉断女人的手,一张女人的身份证,身份证名字叫柳问语。这足以证明,有四君家之一被害。

        其三,老司理并未按约定的地点、暗号与陆知节碰面。

        跑江湖出身的陆知节,嗅到了危险的信号。

        他当机立断,迅速从西域赶了回来,但途中却遭到了歹徒袭击,差点丧命。

        陆知节推断,此事要么老司理一脉被人给挟持,要么老司理一脉已经背叛了千年前的君子协定,故意设了死局,目的就是召集其它三君家同时前往西域,夺了其它三君家手中的神器钥匙,独自开启大墓,拿走佛天珠。

        陆知节更加清晰地预判到,此次自己独自返回,可能将命不久矣。

        当时,陆家两个女儿还小,而陆知节的那些兄弟,全都是鼠目寸光的宵小,并无人能接陆家家主之位,承担起麒麟君家的重担。

        为避免万一。

        当天晚上,陆家节将麒麟玉佩给了聋妈,并在地主老财扛米袋中留下了一首血诗。

        讲到这里。

        聋妈顿了一顿,问道:“你们可知,老陆交麒麟玉佩给我之时,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