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之主小说

首页 道门天才
字:
关灯 护眼
万劫之主小说 > 道门天才 > 第二百一十章 调虎离山(上)

第二百一十章 调虎离山(上)

        隔天下午,黄昏日落。

        把德军按照时间来到了约好的见面地点,还是那个废弃的船厂。

        一脸悠闲自得的把德军,丝毫没有在意对方是否有埋伏。他到的时候,宫本已经恭候多时了。

        今日的宫本,不再像昨天那般西装革履的,温文尔雅。而是换上了一身黑色夜行衣,头上包着黑色的头巾,脸也被黑布遮盖,身后背着一把长刀,典型的忍者打扮。

        把德军则还是昨日的那身行头,其实他也只有这一身衣服穿,他来的时候可是什么都没有带,两手空空的就来了。

        把德军站定后,看着宫本,有些不麻烦的摇了摇头,说道:“医药费和车费到底带了吗?”

        宫本也觉得此时此刻,对方还用这种不着边际的话来嘲讽他,那绝对算得上是一种侮辱,于是拔出了身后的长刀,对着把德军冷冷的说道:“你打赢我,我的命都是你的了。”

        “你的命值几个钱?少废话,不今天不把钱拿来,我真对你不客气了!”

        把德军也有些生气了,他心想大老远的从西北折腾过来,不能没有个结果,总不会就是为了打架吧!

        “八嘎,你欺人太甚。”

        宫本气急败坏的大叫一声,提着长刀朝把德军飞奔而来。

        宫本速度可以说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只一个眨眼就冲到了把德军的身前,挥舞着长刀就朝把德军砍去。

        把德军眉头一皱,论兵器来讲,二师兄还真是不擅长的,起码现在把德军都没有找到一件趁手的兵器。

        但是在常人眼中速度快的离谱的宫本,在把德军的眼里就像慢动作回放一般。他只是微微一侧身,就躲过了这来势汹汹的一击。

        宫本没有停手,一击不中,紧接着围着把德军快速的转动起来。

        把德军只感觉这个宫本像只苍蝇一样的在自己的周围转来转去,二师兄不堪其扰,抬起一脚踹了出去,正在告诉移动的宫本怎么也没想到,把德军居然一脚就踢中了自己。

        宫本退后两步,跪在了地上。他的心里也是很震撼,这么多年了他哪见过只用一脚就破了他“急速幻影”的人。

        宫本也是咬了咬牙,他双手变换着手决,随后一声听不太懂的咒语说出后,宫本居然变化出了无数的身影,每一个都跟原来的一模一样。二师兄也是好奇的皱起了眉,他一个一个的数了一遍,不多不少正好是二十个宫本。

        把德军笑了,他认为这种分身术真的就是小孩子打架才会用到的把戏。于是他也不再留手,准备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岛国嚣张的家伙。

        二师兄运气随手一抬,一道耀眼的光芒闪现而出。把德军消失在了原地。

        二十个宫本面面相觑,四下的张望起来。他也很吃惊,这人怎么就平白无故的消失不见了。就在宫本感觉太过诡异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身后传来一股强烈的气场。

        宫本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就被一脚踹飞了出去。宫本倒地,立马起身回头,他彻底惊呆了,十九个分身都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是怎么一眼就发现他这个本体的,又是怎么消失不见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

        此时的宫本高傲的内心正在一点一点的瓦解,如若不然他这会真的不想再跟面前这个人打下去了。

        可是他知道,此时他的一举一动都会看在小林健的眼中,为了他想要的“天照境”,只能咬着牙坚持了,只希望南冥的三位可以顺利的得手,这样他也能早一点结束这场憋屈的战斗……

        就在把德军去赴约的同时,把德军前脚出门,后脚苏长海就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他们家楼下的邻居打来了,很焦急的说,苏长海家漏水了,现在他们楼下的房顶已经全被淹了,让他赶紧回来处理!

        楼下的邻居,苏长海自然是认识的,也听得出对方的声音。在询问苏禾那天走的时候,没有没关好水龙头的时候,苏禾也表示那天太匆忙,有些细节实在想不起来了。

        苏长海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回家看一下了,毕竟一直住在唤心这里也确实不方便。

        “不如,我们回家看一下吧!楼下的你孙叔已经很生气了,估计情况是真的。”

        苏长海一脸担心的对着苏禾说道。

        唤心一听,不由眉头紧锁。他感觉这件事发生的太过巧了,二师兄刚走苏长海这边就出了状况,多半就是岛国人在背后捣鬼了。

        苏禾一脸愁容的看着唤心说道:“要不,我回家一趟,看看情况吧!”

        “你不能去,还是我去吧!”唤心担心的说道。

        “可你的伤还没好……”

        “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不放心。”唤心不容置疑的声音传来苏禾的耳朵里,苏禾不由脸颊一红,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了。

        一旁的李鹤祥看着这个场景,也是笑在了心里,他咳嗽了两声说道:“咳咳,嗯!不说不如你们俩一起去看看,就算出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唤心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这无非是皮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最终唤心和苏禾两人双双离去。

        苏长海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也是不由点了点头,心想苏禾以后要是能有这样一个男人呵护她,保护她,那么他就是死,也瞑目了。

        唤心和苏禾是坐强哥开的车离去的,三人离去不久,就传来了一阵很有节奏的敲门声。苏长海也是心中一惊,天斗也警惕的抽出了腰间的别着的“铁盒子”,他一直盯着窗口,这段时间他就没有见有人进过楼门。

        此时的敲门声一下子又把气氛搞得紧张了起来。

        李鹤祥伸手示意了下天斗不要紧张,随后自己走到了门前,朝着门外问了一句“谁呀!”

        来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一瞬间李鹤祥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气场,很明显门外敲门的,是一位修士。

        李鹤祥思考了片刻后,还是打开了门。他只见门口站着一位二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李鹤祥皱着眉问了一句:“你找谁呀?”

        这青年没有回话,只是把一张纸条递给了李鹤祥,李鹤祥接过纸条一看,也是大为震惊,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青年,随后对着青年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好,我跟你走,希望你说到做到!”

        随后李鹤祥关上了门,对着天斗说道:“不速之客,我不出去一趟不行了,你们俩一定好好呆在这里,年轻人照顾好伤员!”

        李鹤祥说完,重新打开了房门,此时门口的年轻小伙已经不见了,李鹤祥一步迈了出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天斗好奇的走到了门口,先是观察了下动向,随后捡起了地上的一张地条,这李鹤祥就是看了这张纸条才出去的,天斗好奇,这纸上到底写了什么。

        于是拿起来一看:你跟我走,我不会动里面的人,如若不然,我现在就跟你动手!

        天斗这才明白,李鹤祥为什么要匆匆离去了,刚才敲门的人,一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不然唤心的大师兄就不会如此紧张了,天斗也是发觉情况有些不对,于是锁好了门,拿起了手中的枪,守护在了苏长海在了卧室内……